返回列表頁

  • 原本以為2012年電影《機密真相》(flight)談的是飛機失事調查,後來才發現,整部電影其實是在敘述飛行員魏德克如何迎上最真的自己。

    他的飛行技術高超,但也遇到了飛行員的夢魘升降舵失效。以前在空軍服務的時候,模擬機的訓練科目裡,一定會安排這一項緊急狀況,但能夠平安降落的飛行員少之又少。1985年,日航123航班因為垂直尾翼有一大半損毀脫離,飛機上的飛行員與工程師,在幾近完全失控的情形下與飛機搏鬥了半小時,最終還是失事墜毀,520人罹難。電影裡的狀況更危急了,魏德克臨危不亂、大膽處置,終於成功迫降,反之,將同樣的狀況放在模擬機裡,竟沒有一位飛行員能夠死裡逃生。他是全民英雄,但同時也是酗酒慣犯與毒品上癮患者。

    魏德克撿回一條命之後,一度想要戒酒,他將冰箱、酒櫃裡的酒取出,然後將酒從瓶中到進馬桶裡,但過沒多久,他又逃避現實,屈服在酒癮之下。同樣的舉動,在我想要戒菸時曾經出現過,我想,我能體會他心裡面的掙扎,更何況戒除酒精要比戒除尼古丁難上許多。

    飛機迫降後,機上有96人得以存活下來,但仍有6人喪失了生命,掌管飛安的官員認為,涉嫌酗酒的魏德克機長,必須面對他酗酒駕機的法律責任。無論軍機或民航客機,飛行員喝酒是有其規定的,以日本全日空公司為例,在航班出發的12小時前,飲酒的量不能超過中杯啤酒2瓶,燒酒200毫升(2杯水酒的程度),起飛前的酒精濃度必須要在每升0.1毫克以下。電影中,魏德克機長連三天酗酒,甚至必須靠毒品古柯鹼提神才能駕機,出事前幾分鐘,他又在飛機上喝掉了三小瓶伏特加。出事後魏德克機長的血液酒精濃度在醫院驗到0.24!美國飛行員超過0.04即違法。

    工會找來律師協助魏德克機長面對法律責任,律師很有經驗,他發現了醫院酒測時的程序瑕疵,並希望機長在飛安部門失去有效證據的有利條件下,在公聽會上否認酗酒,幫自己脫罪。一開始,魏德克機長照辦了,但當調查官員問起那三瓶伏特加究竟是誰喝掉時,他開始猶豫了,因為眼前有一個機會,可以將這三瓶伏特加推到已經喪生空服員的身上,但他必須先經過自己良心這一關。

    他猶豫了很久,他天人交戰,他似乎必須做一個決定:繼續欺騙或勇敢承擔一切?對我而言,這一幕,太熟悉了,這簡直是當初聽到師問我抽菸與否時的心情翻版,當時的我,決定了一件事:繼續自欺還是做最真的自己?

    魏德克機長終究承認了一切,甚至公聽會的當下也承認酗酒中;魏德克機長背叛了公眾的信任並因此而坐牢,但他也因此而清醒,且生平第一次感覺自己是自由的。電影最後一幕是已無來往的兒子突然來獄中探訪,兒子問他:「你是誰?」他回答:「問得好」。兒子的學校報告題目是「一個從未見過的最迷人的人(The Most Fascinating Person I've Never Met)」。

    從沒有能力誠實到有能力誠實,我想,我能體會這份「自由」的覺受,特別是不再掩飾抽菸的習慣,誠實以真面目見人時。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如果習近平是臺灣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與世隔絕的桃花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