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鄰居來自新加坡,一家三口,住台灣四年了,跟我聊到一些她的觀察。他們夫妻是以投資移民的方式申請來到台灣居留,但是,在申請過程中,外交部、經濟部、勞委會的各相關部會之間,都沒有溝通、整合,所以,沒有人告知他們就算有了居留權,還必須另外申請工作簽證,才能在台灣合法工作。她說:「這在新加坡是不可能發生的,或許,十幾年前的新加坡有可能發生。」她感覺,在新加坡,雖然政府鐵腕了些,但法律都清清楚楚的,沒有灰色地帶。

    想到我另外一位外國朋友的例子,每次能不能延簽,他都要看承辦員的態度,有很多相關規定,連承辦員自己也不確定。法律上留下許多可操弄的模糊地帶,讓台灣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法治國家。

    她繼續說,在台灣,許多應該要有的公共基本建設、法規、公事流程都沒有,煞似一個凌亂、無章法的地方,尤其這幾年來,台灣沒有跟上世界的腳步,不進則退了。

    講到孩子的教育,現在應該上國中的,但實在覺得去學校是浪費時間、什麼都學不到,後來,選擇去念優人神鼓辦的表演藝術學校,在那裡,孩子回來會說:「我好喜歡我的老師!」她覺得,孩子有健健康康在成長、在生活的感覺。

    她的朋友們說,台灣的問題出在教育,但她覺得,問題出在文化,今天台灣不管學習哪一國的教育體制,都難以改變現狀,因為,主事的人、學校的老師們,都還是因襲舊思維、浸染在原本的文化框架裡。

    她拿出她正在看的一本書<日本媽媽這樣教負責>,那是一系列關於教育的書,其他幾本還有<德國媽媽這樣教自律>,<猶太媽媽這樣教思考>,<美國媽媽這樣教自信>,她說,當然,每一個文化都有她的優缺點,但台灣的父母、師長要教給下一代的,到底什麼樣的品格特質?

    她和先生剛來到台灣,去銀行辦事,他們發現,每個行員面對頂頭上司,好像都很害怕,動輒得咎,那跟日本人對每個人都帶著敬意的態度不一樣。

    新加坡也是華人社會,應該也有被儒家思想為主的漢文化影響,但她卻馬上觀察到台灣人屈從威權的心態,真有趣!我想,唯一的可能是,在一個有法律作為道德底線的社會,每個人的安全感和自信心比較足夠,因為生存權、工作權相對有保障;在台灣這個個體主權備受擠壓、基本人權不受保障的環境裡,面對金錢或權力地位較高的人時,就很容易產生自卑感和不安全感。

    延伸閱讀:

    新加坡沒有鐵飯碗 http://www.3kirikou.org/recommend_detail.php?sn=379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媽咪的熊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如果可以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