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遠見雜誌321期》專題報導瑞士,同為小國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土地面積,瑞士比台灣稍大,台灣四面環海,瑞士則是內陸國家,地形同樣高山為主,瑞士人口只有台灣的1/3

    外交方面,瑞士直接比鄰歐洲三大強權:德、法、義,過去還有奧匈帝國(奧地利)在旁。每次只要列強交戰,瑞士就遭殃,跟台灣處於美、中、日、韓列強間的情況,頗為類似。他們的辦法是:宣布中立。把原本列強交戰的戰略要道,變成全球貿易的關鍵通道,將以往的地理劣勢,轉為優勢!

    經濟上,兩國同以中小企業數量居多,而且由於內需市場狹小,所以都很倚賴外貿。台灣的中小企業(200人以下)數量占98%,瑞士(250人以下)數量更高,占99.6%。

    瑞士的特色是天然環境保護得很好、文化跟語言很多元、而且自1848年後就沒有戰爭了。然而,這裡沒有金礦銀礦、更沒有石油,任何東西都得透過自己的雙手去創造。

    這種環境薰陶下,使瑞士人的工作訓練精良,做出來的東西穩定度很高,也讓他們懂得思考「利基」策略,去選擇適合發展的產品,瑞士人知道自己小,但總想成為最好的!

    退休總統阿道夫‧奧吉(Adolf Ogi)不但身旁沒有助理、隨扈或保鏢,開的也只是1500c.c.的小車,生活再簡樸不過。瑞士最強的競爭力是他們的價值觀,「他們從不盲從!」

    瑞士是全球最標榜「直接民主」的國家,平均每年舉辦四到六次公投,次數稱冠世界。募集足夠的連署數量,便可行使「複決」及「創制」的公民權,影響政府法案或重大政策。

    1815年維也納會議宣布永久中立,瑞士近200年未受戰火波及,使許多傳統技術跟產業根基得以完整保存,成為驅動經濟的強大動力。不過,中立不代表瑞士退出外交舞台。相反的,他們透過無數的國際交流活動,發揮影響力。

    短短百餘年,瑞士從烽火連天的窮鄉僻壤,搖身一變為全球最活躍、經濟表現最耀眼、形象最優質的小國典範。這是舉國上下精心策劃、且通力合作的結果。講白一點,瑞士很多策略,都是「故意」的!

    1故意要開放:瑞士知道自己小,所以全面開放,歡迎外來的金錢、商機、跟人才。

    受惠於客戶保密制度,讓瑞士成為富人最信任的資金避險天堂。目前全球超過1/3境外金融業務由瑞士掌控,當地保險業有過半收入來自國外。

    過去讓瑞士苦惱的多種族跟多語言環境,如今成為吸收人才、打造無障礙溝通環境、經營跨國事業的利器。

    2故意賣品質:知道自己小,缺乏人口與自然資源,瑞士便專做技術門檻高、有質感的精密產品。進口1噸貨,出口價值達2.5倍。

    人均GDP超過7萬美元,他們把錶當藝術品。要看時間,看手機、電腦就好啦!手錶是藝術品,是用來欣賞、收藏的。

    3故意在地化:知道自己小,缺乏足夠內需市場的瑞士企業,很早便走出國門、開拓新天地,讓瑞士製造風行全球。雖然勇於拓展國外市場,但瑞士企業又極度強調在地生產,不但不使「Made in Swiss」的招牌蒙塵,甚至強打瑞士製造。不管做手錶、巧克力、背包、還是大型機械的廠商,無論規模多大、歷史多長,幾乎全都留在瑞士生產。

    很多人會來設廠,就是看中瑞士的國家形象,這是很好的品牌!只要貼上「瑞士製造」,產品價值就瞬間升級。

    4故意尊工匠:能做出令人讚歎的產品,關鍵來自高生產力的瑞士員工。瑞士人珍惜工作的可貴。不少學者常以瑞士做為資本主義和福利國家的反面案例。瑞士有全歐最長的工時(每週42小時),大學就讀率只有三成,社會福利也不像北歐那麼發達。卻擁有高所得、穩定的經濟成長率、連失業率也是歐洲最低,創造高所得與穩定經濟。

    瑞士人的態度很務實,教育制度也以「就業力」為主要考量,而非學歷。

    研究瑞士聯邦政府七大部會架構,你會驚訝地發現,瑞士根本沒有「教育部」,教育事務分散於內政、經濟兩部會,包括校園管理、課程設計、招生規則等細節,均由地方政府執行。

    5故意重技職:不念大學收入一樣多,瑞士的義務教育只有九年,國中畢業後,超過2/3的學生選擇職業教育。跟台灣幾乎人人上大學的景象截然不同。

    全國已發展出230種職訓課程(VET)及410種產學專班(PET),通常是每週在校二天、工廠三天的「師徒制」訓練,有些行業如烘焙只要二年,鐘錶師則需培訓四年,連當農夫都有專屬職訓課。

    政府目標是讓95%的高中學歷青年,都有就業能力。讓學校與就業接軌,畢業後不會高不成、低不就,這正是低失業率的主因。瑞士採大學、技職「雙軌制」,非常具有彈性,只要經過12年的銜接教育,便可隨時轉換、重讀,不怕一次決定毀掉一生。

    不念大學的人,照樣可以賺一樣多的錢,甚至更多!以2008年統計來看,整體勞工平均月薪為5777瑞郎,最高是金融業的9127瑞郎,最低則是餐旅業的4000瑞郎,差距只有一倍多。

    6故意小政府路線:瑞士知道自己小,沒有內耗的本錢,所以徹底奉行「小政府」主義,用人民的共識來驅動國家。

    瑞士聯邦政府的編制只有3萬人,教育、財稅、治安等權力通通下放地方。中央政府只做兩件事:行政效率、基礎建設。多年來,政府只出手幫過兩家企業,一是官股最多的瑞航(Swiss Air),另一則是最近的UBS(瑞銀)。近年瑞士成為全球資金逃難處,使瑞郎飆漲,危及出口業,才迫使央行訂出1歐元兌1.2瑞郎的匯率下限。這些都是特例,他們認為政府還是不該干預市場的。

    相對於台灣企業不時向政府要錢、要人、要地、要補貼。他們的企業很少跟政府要,因為知道要不到,也認為政府不可能比企業自己做得更好。

    憂患意識驅動瑞士不斷向上,由於種族、語言、宗教多元,因此瑞士人長年來被訓練出善於傾聽、溝通的本領,永遠都要尋找折衷的「中道」。

    和諧的勞資關係就是這樣來的,20世紀經濟大恐慌時期,促使瑞士勞工與雇主坐下來,並在1937年簽下和平協議,形成雙方的默契,迥異於他國勞資單位多是對立的交戰局面,這便是瑞士很少罷工的原因,何況很多爭端早在平日討論中化解了。

    瑞士社會是由下往上、由人民驅動的,台灣社會就像醉漢亂抓方向盤,會一下子往右、又一會往左,瑞士則是方向筆直地龜速前進,但溫吞的駕駛會一直徵詢乘客(人民)意見,充滿戒慎恐懼。

    瑞士的多語言環境與教育系統,方便吸引各國人才,他們在這裡可以互相對話、繼而激盪出新的創意。公司還會提供「文化課」,幫員工融入各國。而成長的責任,其實在員工身上,公司的任務,就是提供好的環境,如果不給員工自由,怎麼要求他們更有效率、替公司思考未來呢?

    想學瑞士,首先就是要擺脫大國的控制,放棄大國的夢,勇敢的走自己的道路,方法很多,最重要是看清自己的地位,看重自己的價值,政府要謙卑的傾聽人民的聲音,依照人民的需要來開車。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做米麵包的大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為什麼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