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天北上聽師開示,講到相這個字,很精彩,「相」就是我們看事情的鏡頭。

    當師這樣講的時候,我就想到佛師的鏡頭是什麼。

    師說:一個很窮的人會很慷慨,是因為他覺得世間對他很慷慨;一個很富有的人,為何會很吝嗇,因為他覺得世間對他很吝嗇。

    喔!這就是師的鏡頭。

    師說:一個人越懂得受用這個世間,享受自然,就越覺得這世間對他很好。一個人越不懂得享受自然,他會越覺得世間對他不好。越懂得享受自然,越容易在簡單的生活,獲得最大的滿足。這樣的人就很容易覺得世間對他的好。如果不會享受自然,就不太容易覺得世間對他很好。

    師接著說:無我可以用在一切生活中!使用石油、使用核能、資源分配、世代正義,無一不跟無我有關。動不動講共業,不肯直下承擔,那無我」只是推諉卸責之詞

    如果佛法講的跟生活無關,如果佛法不能用在經濟政治社會上,這樣的佛法離開了世間覺,就無可能覺世間,這個無我就像是動物園裡的動物有吃有喝有玩樂,自我感覺良好,怎麼可能無我!若是自我感覺良好,無我」只是文字戲論,根本不值一提。

    這些都是師的鏡頭,都是以淨相取代不淨相的正見。

    要如何將自己的觀念淨化成師的鏡頭呢?

    內心的聲音只有一個,交出去!沒有我的角度,只有法的鏡頭。這個法,就是師的法身智慧啊!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做臉不僅只做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布丁、豆花不會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