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幾天與週一聞思班同修去坪頂古圳森林想

    早上我們約在台電捷運一號出口等,毓芳是個好班長,幫忙提醒其他同修早起,還要帶一件薄外套,在山上靜坐需要,一上車,多多就說班長好貼心。

    彦伶一上車就說怕睡過頭,整夜都不敢睡,哇!

    我們七人開兩部車來到了坪頂古圳,這是以前常與同修來的一條密境,好走不熱。

    我們先在涼亭處發給每人講義,先講解一下什麼是森林想,就是不做人我比較想,直接想森林在想什麼?

    兩人一組練習由衷的說由衷的聽後,去體會走進森林的時候,你就是森林,全觸的去感覺。於是邀請每一個人打赤腳禁語,先走一段路後,再靜坐然後解禁分享。

    第一次知道打赤腳走路對怡凡來說是一件困難的事,毓芳補充說,連家裡地板也從來不會打赤腳,一定要穿鞋,今天他全程參與走完是一件創舉。

    怡凡說從不知赤腳走路的奧妙,但前幾天才聞思親教師禪修開示的零抗拒,今天就將他用上,當痛來的時候,迎上去感覺它,就不再那麼痛了,在走每一步的時候就這樣的在體會,同時感覺到呼吸時,更感受著零抗拒的好。

    彦伶分享說:「把大地當成是身體,小碎石如同是佛陀的牙齒,當我一一做這樣的觀想時,我好感動,感動的是,踩在佛陀的身上,每一步都很莊嚴,痛來時有佛陀在承受,痛不再是痛,於是我注意到了頭部、頸部,還有呼吸,一一的放鬆沉落大地。」

    秀鳳也是很怕痛,所以走最後一個,但因為相信這樣的體驗,所以就試著一小步一小步的踏,身心都安靜下來了....

    來到溪邊我們在石頭上靜坐三十分鐘。我聽見兩隻悅耳的鳥叫聲,就在我們上方的樹枝上飛來飛去,聽說鳥兒唱歌是一種求偶的動作,我閉上眼睛陶醉在牠們的歌聲中,溪流的聲音撞擊到石頭上形成空谷回流聲。

    毓芳說全身細胞如觸電般的收縮膨脹,很特別....

    透過森林洗禮,每位同修都變成森林的臉龐、森林的微笑、森林的心靈...想起有一年跟師走在洛杉磯的一座森林裡,師問著:「你知道樹在想什麼嗎?有聽到石頭的聲音嗎?」這樣的提示,讓整個人走進了森林的世界,聽到虛空的聲音....

    看見一隻毛毛蟲因為被狗踢到,全身肅然起敬,白毛翻成紅毛,全身不動,將牠身體移開免得被踩到,全身依舊硬梆梆不動,不動是牠當下唯一可以減輕傷害的一個動作。

    『天地位、萬物育』,各得其所,都已經很好了,好也好,不好也好,樹木活著好,樹木死了也好,通通好。一隻昆蟲活著很好,一隻昆蟲死了也沒什麼不好,你不會可惜蚜蟲、螃蟹怎麼死了?蚜蟲、螃蟹怎麼生那麼多下一代?你不會想改變任何人、任何事,你不會嫌積水髒,什麼都不想改變,在潛移默化中體會流動,體會不造作的入流而無所入,心量慢慢大起來了,這就是森林想。

    總結了我們今天的練習,學員們臉上有光,都好期待下一次的森林想,這一份期待都來自我們都是自然,讓我們活出這樣的自然,在每一個起心動念,在每一個人來我往的關係裡,體會聚散的自然因緣。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不能一味獵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大人沒有人權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