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在華視新聞雜誌看到洪國清醫師的故事。他是小琉球土生土長的人,因為天資不錯,考上了醫學院,但他沒有像一般小琉球人若有成就,就離開了家鄉,他還是選擇在家鄉,為缺乏醫療資源的鄉人服務。但最特別的是,他的家境富裕,是最早將黑鮪魚推廣到國外的人。但他也感慨因為漁民的濫捕,從十幾年前的一年可抓到一萬多條的黑鮪魚,到現在一年只能抓到四百多條的黑鮪魚。

    台灣漁民濫抓黑鮪魚,在國際上已是惡名昭彰。這次漁民被殺,也是因為漁民因為附近海域漁源枯竭,很可能不惜到重疊海域去追逐黑鮪魚。而我們視黑鮪魚為黃金,菲律賓也視我們的漁船為黃金,一抓到就可扣留,要求高額贖金。

    洪醫師認為我們不能只是一味的獵取,也是要付出,才不會在國際上招來罵名。像日本雖然也抓黑鮪魚,但從1970年代他們就開始重視黑鮪魚的養殖和研究。澳洲也是會將南方黑鮪魚的幼魚圍起來養,不濫捕。洪醫師和夫人不惜買造價幾百萬的箱網,雇人復育繁殖黑鮪魚,現在已經慢慢有成績出來。雖然龐大的經濟壓力讓他們喘不過氣來,但洪醫師認為,與其動用軍力去遠方保護漁民,讓海洋資源愈來愈貧瘠,不如用心在魚的保育和復育上,才能掙得自己的尊嚴。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佛法的「相」是什麼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聽到石頭的聲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