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到「誰把中國和世界對立起來」這篇文章,心中突然一怔,原來,中國人把近代民族災難的成因,全部歸罪於別人,自身的因素一概不檢討,把自己和世界的關係簡化為「欺負和被欺負」,難怪中國人的心態,會那麼不平衡,難怪中國人的世界,會那麼扭曲。

    回到台灣來,台灣人和世界的關係是什麼?

    想到前一陣子江蕙演唱會上,投影了一封李安給「親愛的台灣」的信,令很多人極為感動。李導心中的台灣人是:「自然,親切,誠如清粥小菜,沒有大餐的醒目膩味。淡然,持久入味而養人,不可言喻。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歷史與地理因素,養出台灣這麼多好人?真是Nice!」

    「Nice」,的確也是許多外國友人對台灣的第一印象,然而,只要在台灣住得稍久、想要在這裡生根的外國人,很快就會發現,台灣人並不那麼「Nice」,比如說:當你的生意可能成為他的競爭對手、影響到他的利益時,他可以在你信箱放毒品誣陷你(這是發生在朋友身上的真實故事);當你想要爭取呼吸新鮮空氣、拒絕危險核電、保存珍貴文化遺產…等等的做人基本尊嚴時,他可能把你當成來亂的滋事分子(如寫信給新竹市政府的顧老師,來參加反核遊行卻在機場被迫遣返的德國青年何丹霖,用肉身阻擋老屋被拆除的法籍文史工作者藍傑鴻…)。

    簡單說,一個會說台灣人很「Nice」的人,一定是一個沒有打算在台灣長久住下去的人。

    然而,台灣人之所以喜歡這樣的讚美,是因為,台灣人把自己和世界的關係,簡化成「被喜歡和不被喜歡」、「被看見和不被看見」了。不幸的是,我們向來把「受冷落、不被看見」的原因,歸咎於中國的打壓、國際的現實,從來不認真檢討自身的因素。

    在一個講法治的國際社會不講法律,就會被當成野蠻的國家(例如,馬總統簽了人權兩公約,卻繼續執行死刑,公然違反兩公約的精神);在一個講人權的國際社會不講人權,就會被人當成可欺侮的對象(例如,台菲衝突事件,不訴諸人權和國際法,卻派出軍艦宣揚國力)。

    是我們先否定了自己的存在,先糟蹋自己的土地了,別人才可以否定、糟蹋我們啊。

    如果美牛付諸全民公投,展現了台灣人的意志,美國絕不敢強迫台灣人吃,因為,美國政府不能違背自己人權至上的立憲精神,但是,美國政府絕對會欺負一個懦弱、不尊重人權的政府!

    當我們把權力通通交給一個反對人權的總統、限縮人權的政府,我們的一切,從生存權、財產權、工作權、到言論自由權,全都變成可以「買賣」的東西,待價而沽了。

    這樣一個國家,不適合生根、不適合實踐生命的理想,只適合來短期休閒、觀光。就像今天的中國,人權不彰,大家看不到中國的13億人,看不到13億中國人呼吸的空氣、喝的水、baby吃的奶粉,只看到撈錢的機會。

    讓我們重新問自己:我希望世界怎麼看見台灣?我又是用什麼的鏡頭在認識這個世界的?

    我是這樣希望的:除了「Nice」以外,國際社會還可以看見,台灣人,是一個負責任的民族,不但會為自己所做的承諾負責,也會要求政治人物為自己的政見負責。台灣人,是一個追求公平正義的民族,努力守護每個人平等受用公共資源的生存權利,更不會為了眼前利益而犧牲子子孫孫的生存權利;台灣人,是一個有信仰的民族,在活著的每一天,在每一個抉擇與作為裡,都對得起天地良心。

    錯誤的歷史觀、戒嚴體制、黨國教育,曾經扭曲了我們看這個世界的鏡頭,但是,就像一場惡夢,醒來就好。醒來以後,我們可以選擇,不要把這樣扭曲的價值觀再傳承給我們的下一代。

    希望我們的下一代,不要繼續在自己的土地上失落、夢碎,而能在自己的土地上有夢最美,有尊嚴地活出每個人的最真,一代又一代。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神聖的感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社區事情一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