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法談開示,臨時來了兩位年輕新朋友。

    一寂的引領詞「讓我們以最神聖、最純淨的心來向導師一問訊」的適宜性就出了問題。

    什麼時候、有什麼人的場合就應該講什麼話。

    「這樣的引領,新人聽得懂嗎?」
    「怎麼跟新人解釋神聖這兩個字?」

    師一個個點名,就是在觀機逗教,從每個弟子的回應中,看到每一個人的困難,師也很善巧地去調教每一個人。

    「感覺上天的涵容,感覺大地的承擔,感覺天地間有至情至性,右手代表智慧,左手代表慈悲,讓我們合掌收心,向長養我們的天地一問訊!」

    簡單明瞭而不失穩重的引領詞,才是新舊同修夾雜時的最合時宜吧?

    「什麼是神聖?」
    「結婚的時候有神聖的感覺嗎?」
    「從小什麼時候會有神聖的感覺?」

    神聖是因為身心接天接地了而有的一種很虔誠的感覺。記憶中的結婚典禮在大飯店舉行時,鬧哄哄的一片,一點都談不上莊嚴,更不用說神聖了。

    從小在國民黨的奶水長大的我們,腦海裡沒有宗教的怪力亂神,反而是父親在祭天公、祭祖時的虔敬是唯一給我感覺神聖的。

    我對婚姻的感覺,來自父母親結合時的媒妁之言,他們的婚姻既不浪漫,也感覺不到愛情,所以真的只是傳宗接代的意義。受到文學哲學啓蒙後,我也曾憧憬著兩情相悅、真心相印的那種神聖的真情結合。可是初戀的挫折讓自己領悟到現實與理想的不同,婚前協議時,兩家長輩又為了認知觀念不同而僵持不下,我不得不逼得父親妥協。這樣的婚姻真的一點都不神聖,也不浪漫啊!

    如果說有神聖的感覺只有在去廟裡的時候,對神衹有所求的時候會跟天公土地公祈禱,保佑家人、鄉土和國家,這時是有那麼一點神聖的感覺。

    另外,在面對生命不可知的關頭時,在內心裡跟上帝吶喊,這時自然也會有神聖的感覺。

    當老師的在講堂面對學生的時候,有沒有神聖的感覺?
    做媽媽的在懷胎十月之後臨盆的時候,有沒有神聖的感覺?

    有神聖的感覺,一定會讓那件事更深具意義吧!

    起床後,做定課、藥石作意,上班時,做每一件事,是不是都可以用接天接地的身心去觸,那樣是否也會是一種神聖的感覺?

    神聖的感覺,來自深深的情,有情就美。天地交而萬物通,上下交而其志同,是一種本性的通透自然。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在乎「神聖」了嗎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真有這麼多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