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飯前合掌禱告:願在每一個小處,感覺神聖,不要輕慢、失神,因為,每一個當下,都很重要!

    就在禱告的時候,想起昨天身口意的漏;法會前,一止問:「要不要我幫忙伴奏?」沒料到她會問這個問題,因為,我之所以提早來,就是想跟她排練,我也以為我們是這樣安排的。心想:她這樣問,會不會是因為她不想伴奏?

    所以,我回應:「如果妳忙不過來,那我就自己來。還好我有認真練習。」

    講出口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講錯話了,後來一止說,我這樣說,很見外。我早該聽出,她只是要跟我再確認而已。我卻追著話尾,沒有看到話的源頭。

    事後回想,她這樣問,背後的動機是什麼?師說:「不用去想她背後的動機,如果妳去想,就是被動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當場很單純地回應:『我提早來,就是要跟妳排練。』其餘的想,都是被動。」

    師隨念:「怎麼知道妳有在做自己的最真?...正知正念?」

    是啊!我失神了!

    只要不是正知正念地活在當下這一刻,我們的所說、所想、所做,都是生命的膺品,無意識地模仿著過去某一刻、重複呢喃記憶中的某個念頭,或者按照曾被置入的意識形態,如機器人般,執行指令。

    只有正知正念,才有可能最真!然而,這樣還不夠,還有心量大小的問題。

    我們不可能不透過「鏡頭」、也不可能毫無「價值判斷」地看這個世界,所以,我們要透過一種至高無上的價值,來看世界。這個鏡頭、價值,就是佛法說的「相」。「無相」不是沒有相,而是,採用最高廣的角度,至純至性的靈魂角度,這才是空的角度。

    用比較世間的語言來說,這個價值,是「尊重」、「多元」,但是,這樣講,比較沒有辦法感覺,師常用的例子是:當妳中樂透時,就算看到一個妳非常討厭的人,妳也討厭不起來了。或者,當妳陷入熱戀時,整個世界都浸泡在特殊的光澤裡。

    先有了感覺,再更進一步說明:「無相」就是,再也沒有東西會讓妳礙著了,因為,妳用很大的「空」,很深的「情」,在看這個世界。

    原來,在每一個當下,都用上了「空」的鏡頭,「愛」的鏡頭,才有可能做最真的自己。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當教育沒有因材施教…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渾然天成的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