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生命的動力來自於美,對美感的嚮往與追求。這個美裡面,一定有生命現實困境的苦(如老病死的逼迫),張力才大!抽離『苦』的美感,是種造作,是無病呻吟!

    把苦看成美嗎?

    把迷路看成「美」?把困境看成「美」?你只能在困境裡面看到「美」,但困境不是「美」;困境本身是「苦」,就像窒息的感覺,就像沉到水裡,你如何告訴我那是「美」?苦的時候,真的讓你無法呼吸,但苦到盡頭,真的可以欣賞「美」。

    生命的「苦」,就是那種不能呼吸的感覺,那種溺水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覺。

    真正的美,美在那個聖地源頭的心,美在單純、美在真情流露!因為生命是幾千萬年很奇妙的演變,像看樹的美,樹皮凹凸不平,皺紋一大堆,再怎麼醜陋、盤根錯節的扭曲,就是讓人感覺很美、絕美啊! 

    「一般人很難看到美的時候,同時感受到苦?!」

    「因為一般人怕苦,不會面對苦。學宗教的好處就是面對苦,把苦當成一種滋養。」

    「美感會消失了?『沒有那個美,也很好。』」

    美感不會消失,因為不懂美,美感才會消失。今天為什麼會迷戀上一個人?覺得他好美好美!百看不厭、千看不厭、萬看不厭、億看不厭,那個才是啦!不然的話都不是啦。我們做定課之所以還不夠美,還不夠感動,烙印的相還不夠深,宗教虔誠的感覺沒有出來,只因心尚未接到天接到地。

    性欲和暴力不是人類最原始的衝動,人類最原始的衝動是美感。當美感失去的時候,我們才開始變得醜陋。

    記起了講很多美學的蔣勳老師。蔣勳學莊子談美,少以藝術舉例,反而是從大自然、從一般生活中去發現美。莊子講美學,最動人的一段是「庖丁解牛」。

    「庖丁」是肢解牛的屠夫,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屠宰的工作,殺豬解牛,血淋淋的,似乎一無美感可言。

    但莊子發現「庖丁」在肢解牛隻時,乾淨俐落,有極美好的動作,可以比美「桑林之舞」;肢解牛隻時,也有極美的聲音,可以比美「咸池之樂」。用今天的話來說,在屠宰場也可感覺到比國家劇院或音樂廳更美、更動人心魂的舞蹈與音樂。

    蔣勳每次讀完「庖丁解牛」,都會問自己,為什麼還要花那麼多錢到劇院或音樂廳?如果不懂得在生活中感覺無所不在的美,三天兩頭跑劇院、音樂廳、畫廊,也只是鄙俗的附庸風雅吧!

    「以無厚入有間,遊刃有餘」。正是來自莊子的這段故事。

    「遊刃有餘」生命才有了揮灑的自由,「遊刃有餘」是自己的身體感覺到了空間的自由。

    「遊刃有餘」是使自己從許多牽絆與束縛中解放出來,還原到純粹的自我。
    「遊刃有餘」正是美的最純粹經驗。

    感覺不到美,做事就綁手綁腳。一旦感覺到美,做任何事,都可以遊刃有餘。

    在蔣勳的思維與體驗中,美的本質就是創造力,是自我超越、突破的動力。美感教育,不是考試、不是學分,而是呼喚美的衝動與感覺;用功不在於追求技巧,而是用功於生命本身。

    蔣勳講的美,抽離了苦的現實,感覺不到苦的張力,更沒有大開大合的美。他說的美,很難在芸芸眾生苦難裡有力量,蠻抽象的!

    怎麼在萬事萬物裡看到美呢?師開示得很清楚!

    美醜是決定於欣賞者本身的深情,感情有多深,美感就有多強烈。感情的深度從哪裡來?從你對生命悲天憫人的體會來。很細膩地、很柔軟地去體會什麼是生命,什麼是情。

    師為什麼從事宗教?不是因為慈悲,是因為美感!宗教給師最強大的美感!大家在宗教裡看到一種五體投地,會覺得很奇怪,會覺得好像是在崇拜偶像。其實人在很感動的時候,自然會痛哭流涕,然後會跪下來,會趴下去擁抱大地,一種很自然的情感呈現,叫做五體投地。但我們一般人看到五體投地看到什麼?就說迷信啊!拜偶像?!他沒有看到禮拜者,對生命那種非常大的感動。真的在看到生命現象的時候,人,會一直哭,然後會跪下來,然後會趴下去,那是很自然不過的動作。 

    呼應了師法會開示的,什麼是神聖,什麼是靈魂,什麼是大事,什麼是小事,真心了,對天對地,一切都是大事,一切都是靈魂,當下就是神聖!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真愛是讓彼此自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華人倫理的政治力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