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晚法談,師談到:真正的教改是「多元」,唯有讓每個孩子都是前三名,才有可能建立真正的自信,才是成功的教改。

    雖然很多父母有心要透過「欣賞」來替孩子建立信心,然而,卻把欣賞用錯了,誤以為在孩子的行為符合自己期待時,才給予讚美,而當孩子表現不如預期,或者沒有按照自己預設的路走時,就一點也欣賞不來。

    真正的欣賞,應該是幫助孩子找到她最喜歡最憧憬的自己,幫助孩子發現最能讓她生命力流動的自己,幫助孩子做自己的最真最美與最好,找到最能感動自己的核心價值,這些都絕不可能透過外在的強迫或置入,它必須來自內在的榮耀感、使命感。

    教育除了應提供足夠的多元性,讓每個孩子都能建立信心,還有一個很重要、卻常常被忽略的,是AQAdversity Quotient),亦即面對挫折的逆轉勝能力。AQ訓練最好的方式,是透過遊戲、競賽、運動,在這些情境中,孩子一定會遇到挫折,但因為遊戲本身的好玩和刺激,可以帶來誘因,讓孩子願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練習處理自己的情緒、以求更好的表現、過關斬將。電玩,就是一個很好的練習機會,但許多父母親只是一味地禁止,不懂得利用這個情境去引導,白白失去親子間互動交流的機會。

    不過,話又說回來,父母所接受到的教育,大概都是打罵、威權式的,所以,可能也不太會面對挫折吧。社會上,對成功的定義那麼狹窄,所以,當孩子因為找不到熱情與方向時,父母的答案恐怕都是:「文憑很重要。」或「養活自己最重要。」

    回憶成長的過程,學校比較像是政府的延伸,學生,是層層節制的官僚體系的最底層,只能服從再服從,好像軍隊裡的小兵,每個班級還有風紀股長,管你有沒有遵守秩序。記得小學時,我們的教室裡,有一張品行表,每個人的名字後面都有兩列格子,畫紅的一列代表正面表現,畫黑的一列代表負面表現,現在想想,很恐怖耶,我們從小就被鼓勵在團體中互相監督、論斷彼此,用一種互相牽制、而不是互相關愛的方式,與彼此共處。

    人民的生活,不應該是政府行使行政督控權的領域,學校,更不是軍隊的指揮系統。但是,因為多年戒嚴,我們都習以為常了,而這種行政指揮系統,更深入了每個家庭,只因為父母掌握了家中的財經主導權,父母往往就像上級對待下級般地對待未成年的子女,卻忘了,出生在那一個家庭並不是孩子的選擇,把孩子養育成人是父母的責任,而不是社會保險的投資。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臉皮比犀牛皮厚的官官相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因為了解,所以沒有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