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一早做完定課,一如往昔,在大坑步道散步呼吸時,就想到師對紀涵講的話(要調整生活作息)…

    看似稀鬆平常的一句話,其實,對我們身心的影響非常重要。

    我也是親近師後,才開始調整自己的生活作息。

    因為相信師講的,都是有關生命實相與回到生活現實的修行。

    以前,我喜歡佛法,喜歡靜坐聞思,但是,那些功夫,根本與現實無關。

    這也是從正乾師兄的身上,看到過去的我。

    昨天共修會上,針對與正乾師兄的相處,講出我的感想。

    聞思班互動時,常聽到正乾師兄分享很讚的體驗,但回到現實生活觸境中,這些很讚的體驗就失效了,在境界中根本用不上,這樣的體驗,只是空想 (這也是以前的我)

    師開示:還是要回到身體來,要讓身體每個細胞都能打開,連接天與地,連接空。

    以前我走錯了一段路,跟現在的正乾師兄一樣,落入空想(禪宗所謂的枯木禪)

    不管在靜與動中,都能待上兩三個小時,那是很舒服的空作意。

    但是慢慢發現,記憶開始減退,思維開始僵化 (因為刻意的逃避苦難,對世事冷漠的結果),這個境界,我也能在裡面泡個兩三年呢?

    我是如何跳出來的呢?

    因為退休搬到新社,參加葛印卡的內觀,認識一流,她看到聖脈的打坐開示,立即拿給我看,當我看到尋與伺的內容後,就知道我以前靜坐的作意用錯了方向。以前看的止觀法門,大小止觀,禪淨雙修的止觀,持咒唸佛的止觀,甚至外面講的觀呼吸,我全用錯了方向。

    我有一個優點,是只要我看到對的路,看到有智慧的善知識,我會盡棄過去所學,不管我過去所學的體驗有多讚,我都會拋開,我因而有跳出過去框框的可能。

    也因為跟隨師學會了尋伺,過去的空想就消失不見了,不再來找我了。

    由此可見,那個空想也是欲望所成,當我的注意力放對了地方,欲望自動的離開了我,不是我要離開欲望。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廢死跟佛法不謀而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臉皮比犀牛皮厚的官官相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