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期《今周刊》報導三隻小豬的故事(台豬、美豬和丹麥豬)。由於豬農大都集中在我所居住的彰化、雲林一帶,所以我特別關心這個議題。

    30年前,台灣曾因丹麥爆發口蹄疫而搶下日本市場。但14年後,台灣自己也因口蹄疫而兵敗日本,從此再難翻身。反而丹麥發生口蹄疫時,採取全面撲殺的方式,政府並用各種配套的政策讓養豬業升級,從此養豬業遙遙領先。而台灣因為只採用溫吞的注射疫苗方式,讓豬長期存有抗體。

    原本政府還會補助一半的疫苗費用,今年四月開始竟全面取消口蹄疫疫苗補助,無異吃了秤砣鐵了心不讓台灣脫離整整17年的疫區。雪上加霜的是,財政部更以財政困難為由,取消飼料關稅補助。

    然後農委會的畜牧業的發展預算從2004年下來近乎腰斬,政府充其量只剩下檢疫的功能。

    外界對豬農最大的批評就是豬糞造成重汙染,可是政府把責任完全丟給豬農,大部分的豬農既不有錢,學歷又不高,根本不得其門而入。不像歐美是政府採用園區方式,將畜牧業集中在一起,汙染問題一起解決。

    台灣豬農什麼都要自己來,不堪負荷的農民只好走小道,施打抗生素、瘦肉精等,好降低成本,結果又惡性循環的造成豬價下跌。

    「其實台灣擁有全世界最好吃的豬肉。」《今周刊》引述養豬協會理事長楊冠章的話說:只有用台灣的豬肉,做「蒜泥白肉」這道菜才會好吃。相較北歐、日本等地養出來的豬,只有台灣豬清香好吃,沒有腥味,能夠直接以白肉入口。近年來,除了國營事業的台糖豬肉打出品牌,雲林的「快樂豬」、彰化的「健康豬」各有穩定的消費市場,證明台灣其實有優良的養殖技術,才生產得出好吃又健康的豬肉。豬農們說,這是所有豬農結合地方政府資源,並肩打出的一片天,和爾奉爾祿的行政院農委會,沒什麼關係。

    這是台灣豬農的悲哀,卻也是台灣豬農最值得驕傲之處。

    我把此事告訴朋友,朋友說:「總不能什麼事事都要政府幫忙,政府已經負債很多了。」我告訴她,現在台北還準備蓋淡水大橋,要在林口蓋世運選手村,台中去年才將一個挖了一半的地基改建成秋紅谷公園,這些建設都是幾億幾億的蓋,蓋出來卻都是圖利建商,可有可無的東西。若能把這些錢拿來補助中南部的農民,讓台灣農業提升成為像丹麥那樣又乾淨、又高階的產業,不知有多好啊!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等台灣政治清明的時候」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廢死跟佛法不謀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