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師開示提到,中華文化的大家長制,都是在告訴我們,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太早被灌輸對錯的觀念,反而變得不會思考。

    聽到這句話,內心感慨萬千。因為,我們從小到大的想像力,就是被這種文化扼殺消失了。我周遭的朋友,也都不自覺地受到這種影響,都活在是非對錯的框框中,然後用是非對錯去論斷人。

    這種缺點現象,尤其在禪修靜坐中顯露無遺,大部份的人都沒有想像力,無法用想像力聯結呼吸與空間,無法用呼吸來潤飾四大,更別談到界作意與空作意。這些難道跟我們受制於傳統教育沒關係嗎?

    當我小時候,聽到父母或老師說,這樣不可以,那樣不行做的時候,我的思想就被烙印固定了。因為不固定不行,不固定就等著被挨揍、被責罰、被鄙棄。

    這樣的教育,只會教出一個模子的產品,完全否定生命的多元性,這就是儒家文化想要的產品與制度。更方便統治者一統天下的野心。

    師舉例說:我早上看到女兒沒洗臉,我問女兒有沒有洗臉?小學的女兒竟然回我一句話,DON’T judge me 。天啊!Culture Shock

    光聽到師這句開示,就看到中西文化的差異在何處了。

    就如同我們傳法音,以後我只會給對方選擇的空間,不會給肯定的答案,我不會告訴對方,非這樣做不可,因為這是對的路。我尊重每個人的主體性,幫助對方做出對自己最好的選擇 (受用生命)

    師也特別的指出契約式的婚姻方式,更合乎自由人性的做法。

    聽到師這樣講,我內心起了疑問:為什麼與會的人,表面都能夠好好的相處,但是,一回到家,相處的態度就變了個樣。

    師回答的真好 : 因為我們跟家人不是自由人對自由人,契約的雙方都必須是權力對等的自由人。我們家庭成員,都是活在三綱倫常的約束下,這樣的文化,只會讓我們說假話,沒辦法做到自己的最真。但是我們跟朋友就沒有這種框框,比較容易進退,婚姻最好也是這種進退關係。

    是啊!我妹妹就是用中華文化來對待我們兄姐。妹妹認為姐姐就該照顧弟妹們,所以跟兄姐借錢不還,是理所當然的事。

    我才不會落入這種文化的毒害呢。所以妹妹開口向我借錢,我不會像哥哥與姐姐,無條件的借錢,事後又對我抱怨。

    師談到夫妻關係時,師用強暴的字眼來形容某些夫妻間的性生活。(先生強迫太太行房)

    這些在社會中普遍存在的苦,是一個大問題,但這個苦卻無法在儒家統治的社會中提出來討論。因為儒家所注重的婦德,是以犧牲女人的權利來達到家庭和諧的目的。這是非常不自然與變態的制度,但我們女人也能在獨尊儒術之下,忍氣吞聲的過了一兩千年。真是苦了華人女性啊!

    宋儒為了彌補這份缺憾,用了讓人更垢病的獎勵手段來控制女人,設立貞節牌坊來撫忠烈淒艷的寡婦,如果丈夫早死,女子可能從16歲就開始守寡到死,等的就是沒有體溫的貞節牌坊!難怪古諺娓娓道出女人怨語:「為人莫做女兒身,百年苦樂由他人。」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一起走過那段孤單的童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獨斷的善惡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