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天還未亮,就聽到小狗想要嘔吐的聲音,趕快跳下床,披上衣,穿好長褲,將小狗迅速帶下樓,出了大門,讓小狗到庭園去嘔吐。(好久沒做這種軍事訓練的動作了)
    到了庭園,鬆口氣,才驚覺的發現,自己都已做五望六了,竟然能在動靜之間,迅速的反應,這把老骨頭,這顆舊心臟,竟然能正常如昨,太令我驚訝了。我也沒有上氣不接下氣,心臟也沒有狂跳不已,真是謝謝師,帶給我這一份大禮,讓我能在動靜之間,順利迅速反應。每天的定課功德,真是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啊!
    回到床上,想到我那幾位心導管堵塞的朋友,若是像我這樣的動作,肯定非死即傷啊!
    早上起床做定課,一如往昔,調身調息調心。用長呼吸來調中心線,用呼吸來鬆沉落,幾個轉折之下,呼吸越沉越深,時間也越過越快。
    心安靜了,分針如秒針。心靜不下來,秒針變分針。
    時間可不是牆壁上的時鐘啊!
    今天上台北省親,住一夜即回台中。
    所以,先上網處理信件,看到一止寫的:千年以前,我就坐在這裡。
    千年以後,我依然的坐在這裡。
    這麼久,我從不說任何一句話,只是看著生命起落、花開花謝,看著時間一刻一刻的流逝……
    令我想起曾經出現過的感動與祈禱:
    我坐在這裡,對著虛空呼吸。千年以前,佛陀也一樣,坐在這裡,一吸一呼。
    我吸入千年以前,佛陀曾呼吸過的呼吸。
    但我仍未曾開過悟!
    但我不介意,一點也不介意,因為,我已呼吸過,千年以前,佛陀也這樣呼吸過的虛空!
    到了娘家,就看不到抗爭(監督)的新聞報紙了。當「利委」不代表民意監督公權力濫權瀆職時,民眾的責任就是抗爭,不能等到下回選舉;當「司法」變成「私法」整肅異己時,民眾的責任更要抗爭,不能縱容或噤聲。
    想到反對一詞,民主國家的在野黨常被稱做反對黨,其實是不對的稱謂。
    尤其是我們的傳統佛教,對反對黨的一些作為,更是反對。
    以前,我就常聽說,很多佛教的法師,跟著主政者亦步亦趨,對遊行示威者,稱他們為暴徒,甚至許多佛教的大法師,都公開的對遊行這種民主方式,提出喊話 (不要對立,要和平) 。不盡責任反而抹黑盡責任的人,這不就是顛倒眾生嗎!
    還活在皇權時代的宗教,完全不懂人權民主與尊重,竟也敢公然發聲,堂而皇之地說出自己對民主的無知言詞,自誤誤人啊!可悲又可憐的井底之蛙!他們不知,大多數的民眾,在心底的觀念上,是瞧不起剃著光頭,穿著袈裟的佛教法師。
    看電視動物頻道,報導南非國家保護動物的作為,很感動。
    南非,在我的眼中,是蠻落後的一個國家,但是看過他們的動物保護作為後,我對南非的觀念與看法,完全改觀了。
    南非有動物保護協會,這個協會的機構,是國家設立的。他們的員工,做事非常認真,其實不能說認真啦! 是非常有愛心,是用愛在做!
    從他們的行為中,讓我看到,這不是一份職業,而是一份責任與愛心。
    這真的讓我好感動。好窩心啊!
    也反觀到自己,我為什麼那麼容易感動,那麼容易感同身受呢?
    若不是親近師,我這一輩子,仍然過著無感的生命,仍在追逐著永遠追不到的快樂!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有喜樂有方向的新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放掉空幻的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