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佛法的無常觀,落實在關係裡,就是活的契約。契約是活的,可退可進,愛才是活的,生命力才能流動!不能改變的契約,是在抗拒無常,是不自然的。婚約活不起來,感情就半死不活。 

    兩性關係中,要找到同一個靈魂,何其不易!同一個靈魂,需要相同的信仰、價值觀和理想,在不認識自己的靈魂之前,很難相準靈魂伴侶,就算相準了,兩個人生活在一起,也需要很多很多的準備。 

    所以,現在社會進展到普遍接受同居,同居,就是可進可退,契約不用訂終身的,隨時可以修改,可以反悔。可以反悔不代表沒有信用,而是很認真地站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交心交重。不合、不適配的時候,就分開。不會黏著依賴,甚至怨懟仇恨。 

    就算已經結婚了,也要隨時隨地感覺契約是活的,這樣想的時候,頭腦會改變,會有信心,不會再恐懼。契約訂得死纏不放或玉石俱焚,就一定會恐懼不安,抗拒無常。 

    一個文明的國家,政府和人民的契約是活的,人民不只能夠選舉,也很容易能夠罷免創制複決,有罷免創制複決的可能性,政治人物才會戰戰兢兢的做事。 

    在台灣,從家庭到國家,婚約或人與政府的契約通常都是死的,不允許後悔的契約是野蠻的。尤其是以男性為中心單向的要求與控制,例如,明明屬於私領域的性行為,卻用法律規定夫妻有同居同房的義務,還把婚外性行為認定為刑法上的通姦罪。這種法律,是以控制人民、而不是以保障人民權利為出發點,是非常落後的。如果這種男性宰制的中華文化不改變,我們的社會,就很難革新與進步。 

    這種文化薰陶下的男性,最怕被老婆看不起,反應出來就是惱羞成怒。夫妻明明是不適配,卻因為沒自信、缺乏安全感,把「合不來」「個性不合」解讀為「看不起」。要求房事,往往是為了確認太太的接納,但因為不了解自己,就誤以為是性需求。很多房事的問題是這樣,以為對方需要,以為自己表現不好,結果都是誤會一場! 

    在台灣,我們根本沒有性教育,只有色情教育,演A片的人,是為了賺錢,我們卻把演的當成真的,我們多麼不了解自己、多麼幼稚!不接受就事論事的性教育,卻接受街頭、媒體、網路充斥的色情,這是多麼虛偽的文化! 

    今天,我們還在教「單向的、下對上的禮貌」,不知道真正的尊重是互相的,是發自內心、自然而然的,根本不需要教。一個沒有尊重、只有上對下鴨霸的社會,就一定會形成「西瓜偎大邊」、恃強凌弱的心態。 

    我們還在覆誦「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還在說「你永遠是我的小孩」,這是注定完蛋的!因為所有人都是長不大的小孩,組成了一個沒知識、沒常識、不會思考,很容易被控制、被利用、被玩弄、排外親中的幼稚社會。 

    我們把自己關在鳥籠、開心自己還可以飛,關在動物園、開心還有東西可以吃,肆無忌憚地破壞自然、恣意舉債給下一代,把污染留子孫,完全沒有倫理道德與責任感,可以傳給下一代! 

    靈魂的最真,一定是要飛出鳥籠,看見真正的世界。真正的文明社會,心眼是打開的,是謙卑學習的。活到老、學到老,接受生命教育,讓幼稚的大人轉成熟大人,才能把負責任的永續價值觀傳承給下一代。真正的教育,會讓每個人有自信,對自己的命運有信心,不會求! 

    國際現實,不是看武力、看資源,而是看公民意識。70%獨立建國的全民意志才是實力,不但沒有人敢侵犯你,甚至會尊敬你、挺你到底!但如果不團結、不覺醒,那就注定要給人殖民做次等國民,給國際社會瞧不起。 

    讓我們許下眾生平等的大悲願,投入覺醒的教育,尊重每個人的尊嚴,照顧每個人的主體性,關心每個人的痛苦。把倫理,建立在發自內心的尊重,而不是孝悌忠信的強迫。 

    每一天,都去感覺天的高廣,感覺地的厚實,天是慈悲,地是喜捨。
    每一天,都對準天地,分享真心,呼喚真心。

    真心就是靈魂,就是理想、價值、信仰,就是所說所想所做的每一個莊嚴。
    就是最容易流動,最令我們感動,最容易與萬事萬物交流的生命。 

    一定要先靜下來,六根清淨了,才能夠感覺到:
    生命能量是活的,關係的契約是活的,愛是活的。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別人的苦難就是我的苦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救台灣,要靠「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