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的聞思班,孔萍帶經行和禮佛,在悶熱的閣樓,走著六步經行,動作慢得如同在太空漫步,專注在動作上,身上的汗水也減少了。做慢動作禮佛時,每一個人都好認真,感覺空氣好像僵住了,連一絲絲的呼吸聲也聽不到,好寂靜的相啊!

    靜坐先請大家頭頂沙包,放鬆無所求,找到三角點和中心線後,練習中心線的呼吸,尋伺接天接地的感覺。之後,放鬆自然地吸氣、呼氣,去尋伺吸氣的終點和呼氣的終點,感覺每一個人都入了呼吸之流,貴女分享說從來沒有這麼殊勝過,中途進來的淑娟則說他原來滿身熱汗的,下座後感覺好涼快、好舒服。

    聞思講義中『出招前要先運功』:

    「糾正人家就是出招,出招的時候內心要有八九成的把握。既然沒有把握為什麼還出招?忍不住嘛!忍不住就麻煩了!布袋戲要出招之前都要運功,都沒有「運」就出招了,當然不會成「功」!一定要知道這個可不可以管。你管了,對方不聽,反而彰顯自己的沒耐心與無能!運功就是要準備,不輕易出招。一出招一定要贏:管能管的,理能理的。」

    淑娟分享她今天去接女兒的觸境,她說忙完家事趕著去接女兒,女兒卻又遲到。以前發飆起來會數落她十大罪狀的,今天有謙虛收攝回來看到自己也有錯,所以後來冷靜地跟她講了兩個問題。我跟大家說能停下來,能謙虛看到自己的問題,就是在運功。

    聞思『欣賞、稱讚,建立彼此的信心』:

    「多呼喚他的優點,多談談他的優點,你多談,他的優點就會越來越多,他就會對自己有信心,他才有心量去接受你講他的缺點。真的願意看到對方不讓我們講他的缺點,是他對自己實在很沒信心。在對方尚未建立信心之前,你講他的缺點通常不會有用的。我們要先幫助對方建立信心,先幫助對方看到他有優點,讓他覺得「瑕不掩瑜」,他自然有心量接受自己的缺點。」

    明郎分享他今天在學校的觸境,一個老師抓到某個學生因為家裡沒錢買而去偷同學的扯鈴,這老師把學生帶到訓導室,要求訓導主任讓學生寫悔過書。訓導主任因為在聖脈學過法,知道要欣賞,就跟這個學生聊天,一直去看他的優點,讓他有信心。他也不敢讓他寫悔過書,因為4月19日光華國中才有一位學生因涉嫌偷竊腳踏車被警方通知校方,寫下悔過書後,竟從四樓跳樓送醫不治。他談完就讓他走了。沒想到下午,那個老師又到他家找到其他證物,還當眾教訓學生家長,讓他覺得很不可思議。

    聽到這樣不公不義的事例,我想到華人文化的威權心態,對人不尊重的階級意識,感覺這些人像極了我們的檢查官和法官,義憤填膺之下,就提到林益世被判沒有貪污的案件,以及調查柯文哲貪污的案件,說明威權的陰影還存在我們的社會。

    貴女覺得我們學法是否應該由衷看到當事老師的真心,跟他說我們義憤填膺是對事不對人,是對制度、對華人文化、對不尊重的行為的批判。

    明郎說他會堅持做對的事,他不會逼學生寫悔過書。他談到光華國中的事件說學校和新竹市教育處把這事件說成是門禁問題,完全未針對處理不當及寫悔過書之事做出檢討,令人氣憤

    瀚諄說學校有一群人臭氣相投,他們經常用自己的道德標準來規範別人,要求別人,甚至壓迫別人。跟他說這樣的人其實還算少數,但是我們社會有很多人很冷漠,遇到不公不義的事會覺得事不關己,這樣的人不知道他們是在助紂為虐。我們必須用一領一來喚醒普遍人民的正義感,才有可能改變這個社會。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 站長的話:

    學校有家境不好學生偷扯鈴被送到我這裡(學務處)輔導,因為看到其背景,很放鬆的和學生互動,可是下午班導找輔導室主任說他去小朋友家查出以前班級失竊物品,之後再推理…並讓全班小朋友知道…

    ㄟ,很奇怪,真的就像黨國法官自由心證的推理辦案,不須證據,且導師要求學務主任,讓小朋友寫悔過書…這是什麼程序? 而且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是彰顯老師很厲害? 還是在教育孩子? (05-17-2013 孔萍)

上一篇:好像喝了消魂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曾視他為毒蛇猛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