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去「主婦聯盟」,聽劉克襄演講---如何在傳統巿塲採買當季蔬果。

    主講人流利談論他到景點不是去看風景區,而是去傳統巿集,去看那些一般大賣塲看不到的蔬果,因為超巿蔬果壟斷菜種,他們會去當地指定菜種,然後又大量種植,那對大自然是很不好的;只有傳統巿塲還可看到很多將要滅亡的蔬果,我們要去採買這樣的蔬果,要吃這樣的蔬果,這些蔬果的口感都不是很好吃,但我們的身體仍有儲存這方面的記憶,我們要吃這樣蔬果來刺激身體的動能,二來我們去採買,農夫就會去種植,這樣的物種就不會滅亡了。

    經驗談:會去與蹲坐在路旁賣菜的老先生、老太太閒聊,會問一些蔬果的出處來源,談到現在進入旺季的竹筍,就綠竹筍做沙拉涼筍清涼可口甜美,卻少了應有的纖維質,現在很多的蔬果為了符合大眾口胃,而失去原有風貎.。竹筍是人人喜愛的菜餚,但在成長過程加入太多人工干預~農藥,主講人:只要是成叢生的筍我就不敢吃,因為那撒藥非常方便,農夫就會為了好吃使用大量的化學藥劑,如果是那單生的如桂竹筍,下藥不容易,農夫那有空一根根的下藥?所以使用藥劑就會相對減少,這樣的筍我就敢吃。

    主講人:像我媽早上去運動會買些蔬菜回來,我就會問:這些菜是那裡出產的?我媽當然回是人家自己種的,我買菜時就會多與賣菜者聊,菜是種在那裡的?是種很多嗎?還是角落邊種著自己吃的,吃不完拿來賣的,這些對話對我們採買是很重要的。

    很多老先生、老太太將農藥當成聖經在使用,對他們來說農藥是萬靈丹,只要撒下去菜長的漂亮,没有病蟲害的問題;現在主流的水果~鳳梨,我不敢在路邊隨便買,我只敢在主婦聯盟店裡買,因為現在的鳳梨是照表抄課,你要這鳳梨的甜度多少,是可以靠打針劑量來掌控的,這樣打出來的鳳梨我是不敢吃;觸之,暗自叫苦~天啊!我們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吃呢?

    昨天新聞報導雙鶴醬油以焦糖化劑加水調配出來,大量銷售夜巿、小吃店,一大桶的醬油只要70元,這樣低廉的價位當然是吸引很多小吃攤販,這樣的毒物早就住進我們的胃、侵蝕我們的胃,這樣吃的不安全,如何有強健的國民,強健的國家。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 站長的話:

    大寮長前天去《主婦聯盟》聽演講,邀請我一同前往。是今天的演講是有關飲食與食材,我對這方面沒什麼興趣。

    一圓說:我們做大寮的,對採購的食材,應該要多去瞭解。所以我要去聽這場演講。

    大寮長講的真有理,但我只是大廚,採購的事,就靠她負責啦! 

    等到大寮長回家後,開心的對我說:你沒去聽,真可惜。劉克襄告訴我們很多有關食材的來源地,比如說,我們平日喜歡吃的綠竹筍,最毒了。因為筍農將農藥直接噴灑在土壤中,這種農藥還不是一般普通的農藥喔!所以,筍農也不吃綠竹筍的。每天早上來我們後面叫賣綠竹筍的,她的筍子就很有問題。以後不買了。

    「鄰居方太太早就告訴過我了,千萬不要吃外面賣的綠竹筍,她親眼看到附近一些筍農幹的好事。方太太從不吃竹筍,所以,她自己種竹筍 (我們禪修用的酸筍,就是方太太送給我們的)」。

    新聞報導苗栗地區的小工廠出產的醬油,含超標的致癌物……………….。當記者訪問工廠負責人,工廠老闆操著閩南國語說標準是0.4,我們被測出來的是0.8,也不過超過0.4而已啦! (工廠老闆用微小的數字來說明危害之輕,這真的是惡意欺騙百姓的態度)

    還好,這份報導有做好負責的態度,鏡頭隨後就聯上了檢驗毒物的單位,這位知名的毒物分析家說:超標一倍是很可怕的後果,我們用在動物身上做實驗,一定會得癌症,尤其是腎與肝臟的傷害最嚴重。

    原來用在醬油原料上的毒物,也是來自於中國,老闆貪小便宜,出產要人命的製品,然後以低價出售,據報導,會使用此品牌的商家,多屬夜市與一般便當店。

    當我看到商品包裝時,就想到正醒禪苑也有一桶相同包裝的醬油。

    還好,我們禪修使用的調味料,都是自備,都是經過大寮長的過濾,我們才敢買進使用的。

    (05-18-2013 一無)

上一篇:撿紙箱的阿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出外讀書也無機會脫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