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到英國《衛報》上的一篇文章,題目是:「為什麼在紐澳良發生的母親節遊行槍擊案不是全國性的悲劇?」,作者比較此案與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在媒體的曝光率,以及警方辦案的積極度,最後達到了一個結論:形成美國悲劇的要件之一是,它必須發生在中產階級白人常去的地方,例如:機場,辦公室,馬拉松,而在紐澳良或芝加哥城南,這些被美國主流媒體遺忘的、幫派犯罪率高的城市,儘管傷及無辜的槍擊事件是常態,但因為不是中產階級的生活經驗,所以,就不會構成全國性的悲劇。

    我不禁聯想到台灣,落後的司法體系造成的冤死、枉死,檢警系統濫訴、濫押帶來的羞辱、凌遲,行政命令對人民的財產權、言論自由權的剝奪,核廢料對蘭嶼人的隱形傷害,在主流媒體中,都「不是大多數人的經驗」,所以,台灣人總是活在「悲劇只會發生在別人家」的僥倖心態與無感中。

    馬政府喪辱國家主權,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大家怎麼會突然憤慨了起來?當中國代表在世衛大會說「誰管你呀!」,馬政府連個氣都不敢吭一聲,坐視一千五百個台灣人在中國坐黑牢,卻輕放中國官員在台灣性侵飯店女實習生。 

    遇到菲律賓,台灣的態度怎麼突然強硬了起來?因為這個欺善怕惡的社會,一直以為菲律賓比我們弱小以及落後,現在連比我們弱的都欺負起我們來了,好不甘願啊!

    台灣的道德底線永遠有雙重標準──對強國卑躬屈膝,對弱國虛張聲勢;為有錢有權者大開方便之門,對弱勢者依法辦理、強制執行。

    戒嚴時期,柏楊因為畫了一張大力水手卜派的漫畫諷刺蔣家父子及一黨專制,被判到綠島服刑九年;而情報頭子汪希苓因下令謀殺江南,在景美看守所「服刑」時,住的是37坪的私人公寓,有單獨的房間、床鋪,親朋好友天天可以來訪,甚至還有浴缸!在那裏住了兩年後,被移到陽明山軟禁了三年,然後,就自由了!

    在戒嚴時期,畫政治諷刺漫畫的罪刑遠遠超過謀殺的罪刑,因為,前者危及了獨裁統治者的正當性,後者,卻是為獨裁統治效命。

    看看陳水扁無貪汙有罪,林益世有貪汙無罪的判決結果,前者,是在鞏固國民黨統治的正當性,後者,則對妄想推翻國民黨統治的人,產生了嚇阻力。戒嚴真的過去了嗎?我們難道不是還活在中國國民黨的「恩威並濟」之下?這個社會,難道不是以黨國血統的純正度來劃分權錢階級嗎?

    中國人殺死中國人的數量,遠遠超過外國人殺死的,但中國人永遠只記得南京大屠殺和八國聯軍的恥辱。殊不知,造成清末腐敗和義和團迷信的,正是這種擁護天朝的心態,而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也都是不折不扣的中華文化的產物。只要華人還不肯反省,還走不出人治的集權文化,就永遠走不出喪權辱國的宿命輪迴。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想離職的律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超快樂的國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