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間,聆聽著師的開示,感覺師的尋伺,注意力一直放在感覺,反而不太能做筆記,好像只要低頭記錄,跟師的銜接聯繫會中斷。

    每個提問都是一個觸境,師如何入境?如何出境?

    很深的感受,師在每個境界裡,都可追本溯源,又可提升眼界、直指最美麗的嚮往,其間師展現著出入自在、大開大闔、飽滿自在的氣勢,依憑的不正是對人性深刻的認識與信心! 

    用那樣出入自在、大開大闔的氣勢,對比下午的志工媽媽成長班與跟黃醫師的對話,就很明顯的看出我需要用功的下手處。

    上志工媽媽成長班(或者說在外面上課),最大的學習是「如何引導沒有準備好的眾生」。

    基本上,我跟志工媽媽們,彼此都是陌生的,雖然我很願意,但可以感覺到媽媽們沒有準備好,還不到可以交心的程度,很多問題是不能直接談的,只能用案例,談出大家共同的困擾,然後揭示出真正的問題與核心價值。

    今天的主題是「愛」,媽媽們熟悉的話題是教養,我就從新世代的愛情觀(同居不婚)、喬喬的懲戒、共住的困擾、寒暑假整型風等等談起。好玩的是,只要談出一個社會現象,譬如「年輕人流行同居試婚」、「孩子年紀越大,跟父母就越來越沒有話講」等等,就會有個媽媽說「我家那個就是這樣,三十歲了,怎麼講都不願意交女朋友...」之類的話,然後一陣嘩然,大家心有同感,我試著再回到「在這個案例裡,真正的愛是什麼?」

    用案例來談,有助於氣氛的鬆動,我的不足在於提升不到信仰的程度(在關鍵考驗時,心如如不動)。

    為什麼會「出」得不足?因為我「入」得不夠完整全面。

    我需要好好消化每個案例,譬如:

    德嫺的房事問題裡,有德嫺的心、先生的心、房事在男女關係中的角色、房事在中華文化裡的意義。

    淳靜跟兒子的相處裡,有兒子的想法、淳靜的心,一般人如何看待生死、老病死對生命的意義。這是我的功課。 

    今天的定課引導,配合主題,我帶著他們在掃描全身時,一一用呼吸感覺身體各部份,一一跟身體各部份說「我愛你、謝謝你」。

    媽媽們表示受用很大,怡莉說得很好,「我們都知道要愛自己,要多愛自己一點,每次愛自己都是去吃個好吃的,買件喜歡的衣服,吃了買了之後,還是覺得沒愛到自己。原來,愛自己是從這裡開始,以前都沒有想過。」

    我接著她的話,「愛自己先讓身心有能量開始,讓你身心很飽滿時,再去吃想吃的、買件喜歡的衣服,你才能能量加倍,而且能夠真正享受美食購物。」 

    志工媽媽成長班下課後,接著到黃醫師那兒看診,這次,我有備而來。

    當黃醫師、啟峰(黃醫師的兒子)還有我,三人共處時,我主動談起扁案,從陳水扁當總統時,就被國安局、調查局監控,七億政治獻金的模糊地帶,非法羈押,特偵組教唆辜仲諒的三億偽證,中途換法官,到陳水扁重度憂鬱,強迫移監等等。試著就我所知,完整敘述。

    當我講完後,父子兩人一片安靜。

    「怎麼了?」

    「嚇到了!」啟峰用台語回我。

    黃醫師又問著王家都更詳細過程,當他知道王家在自己的土地上居住百多年,是所有都更案中是最清白的案例,自始至終,從未簽署都更同意書。居然被台北市政府強迫拆遷,還被建商刊登不實廣告,誣衊王家索取都更費用2億,建商還出示偽證,表示王家有人同意都更,挑撥王家兄弟感情等等。

    啟峰提出他的想法,「都更不是只要九成同意就可以了?拿補償費也可以接受啊!」

    不等我回答,黃醫師馬上制止,「怎麼可以,每個人都要被法律保護啊!」

    黃醫師情緒比較激動,我就跟啟峰緩緩的說,「我們在國中高中的公民課,都只有教育我們要遵守法律,從來沒有讓我們去思考法律是否合理?政把慣用政令曲解法律,從不讓我們知道法律的精神在保障每個人的權益」,「王家的居住權只要沒有保障,以後全台沒有一家的居住權是安全的,政府跟財團可以有各種藉口,合法的理由,把我們從自己的家裡趕出來。」

    黃醫師今年六十多歲,沒念什麼書,做事求知都很認真(比兒子認真太多了),只是,他的訊息來源大多靠電視報紙,今天,我們的談話,讓他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然後,我們的話題延伸到慈濟內湖開發弊案、菲律賓公務船槍殺台灣漁民、台海安全,最後談到「國民黨崩解」、「台獨」,他就有點憂心忡忡。

    「老師,台獨這條路很危險耶!」

    「不會啦!刑法一百條已經廢掉了,再怎麼樣,也不會死啦!」

    「台灣是真的需要有股清流,才能聚集力量,可是,老師啊!現在大家力量那麼小...」,黃醫師真的是老實古意,他可能以為我現在就要上街頭武裝革命了,很替我擔心。

    我忍不住笑,跟他說「台灣要成為獨立國家,先要讓大家都有公民常識,知道自己的權益,爭取自己的權益,我今天跟你講這些,就是在凝聚未來的力量了。」

    「你這樣講有道理,這也對啦!」

    我順水推舟的說,「你接觸的病人多,遇到有緣的、談得來的,你就可以慢慢的把你所知跟他們分享,我們一個一個來,就在累積台灣重新站起來的力量。」

    離開前,黃醫師不斷跟我道謝,「今天我收穫良多。」

    我也很歡喜的跟他謝謝,我的心因為分享流動,而充實飽滿。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移民導向的「特殊」教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內聖外王空夢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