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當屋後面飄來一股尿騷味時,就想到前天黃昏的事。

    隔壁盧老太太,習慣坐在垃圾桶上小解,然後將尿液倒入後面的水溝,這樣不好的習慣,太太已溝通過許多次,但老人家就是老人家,聽不進別人的聲音。狗輩喜用尿味宣示地盤,人身上多少帶有狗的基因吧!

    前天黃昏時,我們外出散步,盧老太太看到我們不在家,就將裝尿液的垃圾桶拿出來倒。但是正好碰上我們回來,盧老太太趕快將垃圾桶拿到屋內去,不讓我們看到。

    等到我開車離開,去上聞思班,盧媽媽以為我們走了(其實太太還在家),就拿出尿桶倒尿,太太正好在後面看到盧媽媽的壞習慣,等我回家後,跟我講這件事。

    面對老人家的苦,其實,我不會有任何拉扯的。

    我善導她:我們只能看到一次提醒一次,就像盧媽媽將垃圾倒入隔壁果園的事,雖然我已講過,但盧媽媽依然故我,更好笑的是,早上我聽盧媽媽跟鄰居阿美聊天,談到前面鄰居亂倒垃圾的事,盧媽媽竟然用蔑視的口吻批評人家,沒水準的人。我們不可能改變老人家的習慣的。

    太太:反正我已經習慣了,以前還會不好意思,現在該講就講了。

    社區共住的干擾也常是我們練習的境界,就像隔壁燒樹枝的事。

    我跟婉瑜一流說:這種事不能只靠我一個人管,否則大家箭頭會指向我一個人,社區最好有兩到三家一起出來關心,這樣的力量才有用,才會分散。

    婉瑜說:可是社區的人都自管自己的,他們從不願得罪別人。

    一無:所以我只找妳與一流,妳們是有能量的人,出面關心的人不需要多,兩三家就夠力了。

    婉瑜笑著說:我想到前幾天,隔壁在燒樹葉,我們家影響最大,那時候,我就在看,看你多久才出來管。結果沒過多久,就看到你出門跟隔壁的在溝通。哈哈哈

    一無:對啊!人家也不錯啦,肯聽我的話,停下了動作。

    婉瑜:哪有,人家下午又來燒了。你不知道嗎?

    一無:我提早下山去參加共修了,大概是人家看到我們家的門關上了。不過第二天一早,隔璧農民又來燒了,我走出去查看時,對方看到我就騎車離開了,所以,面對老人與無知的人,我們要多講幾次。而且,那些人也不壞,也不會因為你多事,他們就討厭你,鄉下人在這方面的嗔心,要比城市人好太多了。

    晚上在庭園經行,發現沒被蚊子叮咬了,嗯!這幾天清理花園的辛苦,付出代價有回收了。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老狗的12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移民導向的「特殊」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