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感覺你的雙手,從兩側浮上來。」vs.「把你的手舉起來。」

    「如果可以的話,試著讓腿保持固定不動。」vs.「把腿給我定住,不要動。」

    以上兩組動作指令,對比了同樣的動作可以採用不同的語彙來傳達。不同的語彙,給予了動作者截然不同的動機,造成不同的情緒、呼吸、血壓、肌肉質地...,結果,即使動作外形一樣,但動作的「感覺」會很不一樣,或者,連動作外形都不一樣了。

    字裡行間,其實透露出話語背後的信念,當信念不同,動作的出發點和效果就完全不同。

    在受瑜珈師資訓練時,口條(給予指令)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一個有經驗的好老師所提供的指令,往往可以讓各種體型、各種需求、各種背景的學生,都受益,因為,他們能夠超越自身的格局。

    所以,練習口條的第一步,就是先模仿有經驗的(自己欣賞的)老師或大師。我們對動作的描述,通常都侷限在我們的生活經驗,和注意力的慣性,透過模仿,我們能夠打破自己的框架和慣性,去揣摩說這些話的人的身心狀態,和背後的信念。

    我想,聞思親教師的法語,也是這個意思。並不是說,我們要把親教師的體驗和領悟「強加」在我們身上,而是,當我們讀到親教師的法語時,我們體驗到身心沉澱和淨化還原,我們認識了很喜歡的自己,所以,我們當然會希望也能帶給身邊每一個人如是的感受。

    我常常覺得,在我們這個習慣使用負面表達、習慣撈過界、缺乏對個體尊重的文化中,親教師的語言,是一種文化和思考上的革命。不追著對方的話尾、直指問題核心、引導出共同的嚮往...這都是學校教育裡沒有的。從家庭到學校到社會,我們複製的是相互比較、無力感、和暴力的語言。

    聞思,就是把學到的思考、說話、行為的模式,放在自己的身體裡面用用看,看哪裡行得通、哪裡行不通,沒有透過這個驗證,學不到任何新的東西,業力習氣有太多不自然,回歸自然需要能量一再的吸收、轉化、釋放與淨化。

    最近,師開示到很多華人文化的問題,有人或許會說:那聖脈這個團體難道不是我們所批判的大家長式文化?

    我想,大家長所代表的是威權,但我們服膺的並不是師的威權,而是師能量的吸收、轉化、釋放與淨化。我們跟師是學與教的關係,完全是出於自願,親教師教我們「做最真的自己」,學的是怎麼「做最真的自己」。

    比較大的可能性是,我們把「威權式的大家長」形象,投射在親教師的身上了,所以,我們才會期待親教師來「領導」我們,為我們決定方向。

    師不是一個團體的領袖,而是每位弟子生命的導師,聖脈是一個靈魂的載具,聖脈要開往哪裡?除了讓每位弟子做最真的自己,我想不出更好的答案。

    聚散分合,都是在示現「做最真的自己」。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接近權力使人迷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感受到靈魂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