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以前對來台多年的「外國傳教士」的奉獻事蹟,會很讚嘆,但是有著不小距離的讚嘆,因為沒學法,自己的苦難都焦頭爛額了,實難體會那種「有很多愛可以給人家」的心。學法數年,開始有一點能量,也開始能了解一些聖經的字句後,曾在「公報社」買過一本記錄馬偕博士的書,但仍然是直到這兩三年關注普世價值、公共議題之後,才終能感受他們的精神,覺得他們好「DEAR」,所以去年初拜訪台南市「愛國婦人館」, 巧遇「對台南/台灣有重大貢獻的歷史人物雕像展(有一半是外國傳教士)」,每讀完一座雕像的簡介,就忍不住會雙手合十閉眼由衷虔誠感恩眼前這位為人類無私奉獻的先賢。

    上禮拜也在楊醫師的臉書看到一小段馬偕博士的介紹,就更有感覺了:

    馬偕,早年傳教、辦學被清國查禁;被當地人潑屎驅趕;數度險喪命;日治初期被誣指通敵;也曾被「八人扛大轎」抬著遶境,寵辱不驚。

    馬偕的精神是:「寧願燒盡,不願銹壞」。

    ………………………..

    而今天,當閱讀「馬偕的最後住家」,讀著馬偕傳記裏的這段*對台灣真摯強烈感情的描述時,更是數次感動得抽搐哽咽。我問自己:何以如是?

    想,我哽咽,因為感受到人類最真最美麗的心,也因為感嘆台灣歷史上,許多外國人,都比台灣人愛台灣,如:

    ~ 至今,許多台灣人、中國人,都是千方百計要賺夠錢,移民他國去,而這些外國傳教士,卻是大半生奉獻給台灣這塊土地。

    ~ 許多外國傳教士,無論到哪個村落,都努力學習台灣的當地母語,而許多台灣人,卻恥於講自己的母語。

    ~ 當台灣人汲汲營營賺錢、坐視這塊土地的好山好水被破壞、坐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一點點社會秩序被破壞,是外國人挺身而出,仗義直言。(顧孚佑等人)

    為什麼這樣的對人類(不同種族、非親非故)的無私的愛、啟發心智的愛,幾乎聽到的,都是外國人?台灣人、華人,做大善事的不是沒有,但,只要碰觸到公共事務社會正義,就聽不到聲音了。

    想想,這之間的差別就在「人權」意識。幾千年的中國文化思維及制度,讓人民不能對公共利益發聲、讓人民只能關注男女感情x財富x親情

    是華人該覺醒、從自身做起關心公眾事務的時候了,不然,「安身立命」永遠是做不到的口號,想擁有好品質的生活,恐怕只能移民,繼續當失根的蘭花。

    *FAR Formosa is dear to my heart.  On that island the best of my years have been spent.  There the interest of my life has been centered. I love to look up to its lofty peaks, down into its yawning chasms, and away out on its surging sea.  I love its dark-skinned people — Chinese, Pepohoan, and savage--among whom I have gone these twenty-three years, preaching the gospel of Jesus.  To serve them in the gospel I would gladly, a thousand times over, give up my life.  Before what I now write has been read I will have set my face once more westward toward the far East, and by God's good hand will have reached again my beloved Formosan home beyond the Pacific Sea.  There I hope to spend what remains of my life, and when my day of service is over.  I should like to find a resting-place within sound of its surf and under the shade of its waving bamboo.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她的字,就是她的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接近權力使人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