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著《無法帶領子女的苦…》與《很恐怖的懲戒權》,聯想到的是「到底怎麼跟跟孩子對話?」。

    我們好像都是孤單長大的孩子,我們好像都缺乏典範。華人父母的典範是孟母斷機,子女不勤學,父母應當以刀斷其織,說:「子之廢學,若吾斷斯織也。」喬爸體現的似乎就是孟母斷機,誰說喬爸錯了?

    沒人喜歡權,即便是責罰了喬喬的爸爸。他只是在面對孩子受挫無聊、哭哭鬧鬧時,束手無策,因能量低、不懂兒童心理,才不知道如何引導孩子的情緒,也不知道如何強化孩子生命的深度,只好沿襲舊模式,讓鬱結的情緒有出口。

    佛陀的法是呈現彼此「最真」的四無量心主體性,不落「欲愛有愛無有愛」的三種角力,既提供身心平衡的下手處,也提供靈活的角度,一切導向做最流動最真性情的自己。最真性情與任性需要學習才能辨認,「欲愛」是恣意宣洩,把自體身心當對象,「有愛」是把「所依」當攀附對象、當鬱悶出口,「無有愛」是對「有愛」的反彈,夾帶怨懟,甚至瞋害。「最真」則是心靜下來,對準天地,找到自己最受用的身心連結。


    人籟萬千 / 親子

       

上一篇:增加社會裂痕不應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打不成器的家暴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