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到黃醫師處看診,因為中豪在司改會工作,再加上林益世貪瀆案,話題談到台灣的司法環境,「一個司法不公正的社會,就等於黑社會,敢的人拿去吃(台語),像我們這樣善良的人,心不夠橫,就倒楣了」,這是我們共同的結論。

    再談到士林文林苑都更,黃醫師表示對同意戶的同情,也覺得那些聲援的學生不應該,....。

    我先表示「讓那些同意戶在外面租房子那麼久,真的很不應該。」

    「但是,王家都更案中,有個該出面的主角,一直躲在依法行政的背後,避不見面。」

    「法律要公平的照顧每個人,法律要照顧36個同意戶,也要照顧王家,每個人的權利都要被保障。」

    「王家沒有同意要都更,台北市政府卻把都更政令當法律,用司法獨立包裝「行政制裁」,幫建設公司把王家拆了,市政府這個動作等於只照顧36個同意戶,不照顧不同意都更的王家。」

    講到這裡,黃醫師接了一句,「難怪,我研究那麼久,怎麼都沒想到!台北市政府要出面解決啊!」「政府不能放著讓這兩派人士互相廝殺,政府要出面處理,政府沒道理,我們有納稅給政府。」

    感覺黃醫師聽懂了,我才補上一段話,「政府不出面處理,是在增加社會的裂痕,讓社會衝突變大,人跟人之間變得不信任。」

    跟黃醫師說話的過程中,我把握都更案裡三位主角「台北市政府、36戶同意拆遷改建、王家拒絕都更」的角色與關係,試著把一個公共議題用更細緻的方式說明,感覺自己有說清楚,對方也有聽懂關鍵問題所在。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數據不會騙你?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誰說喬爸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