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晚上看到有人在臉書上轉貼一位小童星于卉喬臉書粉絲頁照片,畫面切割成兩半,左半邊,是還在滴淚紅著眼的她,右半邊,是一把折斷的夏威夷四絃琴烏克麗麗,圖片的說明文字,是喬爸(粉絲頁的管理員)寫的,我看了,覺得全身發麻,很恐怖。

    我想起幾個月前讀到的印尼女童集體割禮的報導,那些媽媽們在童年時,曾受過一樣的創傷,但當自己成為母親時,卻彷彿得了失憶症似地把這樣殘忍的行為加諸在女兒身上,並說:「閹割後女性外陰才不會藏汙納垢,沒閹割的話,向阿拉禱告就無效。接受閹割會帶來好運,會情緒穩定、會更潔淨健康、更易小便、會減少陰部感染腥臊味、會守貞、會順從父母、會更擅長烹調。有份督導施割的一名教師兼接生婆甚至笑著說:「我祖母常說,受割過的女人,煮飯更美味」。

    這位喬爸,用「教導女兒正確的態度」來合理化自己的控制慾以及失控的情緒,透露出他的家庭傳承以及所信仰的,正是他過去所受的威權教育,相信道德必須用灌輸、甚至填鴨的,並透過懲罰的手段來強化。不幸的是透過這種上對下的管教,孩子並不會了解道德與責任,他們只會學到要如何討好父親,或類似父親的威權角色,他們將變會得不為自己負責,只對威權負責。

    剛好又看到另外一個影片,「不禮貌」的美國高中生用80秒告訴老師什麼才是「真正的教育」,美國Duncanville高中的一個高二生Jeff在歷史課上跟老師說他從念課文的上課方式學不到任何東西,全部過程被同學錄下來上傳Yo­uTube,兩天就超過百萬人次觀看。

    他批評老師公然宣布「我當老師只是混口飯吃」的態度,並很嚴肅地說:「這關係到我的國家的未來和我的教育!

    後來看了abc電視台記者的採訪(http://youtu.be/bKjqjpePhTc),原來Jeff曾經中輟,體會到了沒完成教育在社會立足的困難而復學,所以,他特別珍­惜自己受教權益。Jeff跟採訪的電視台記者說他雖然感到不好意思,但他絲毫不後悔在課堂上對老師「沒有禮貌」,因為他認為現在的教育系統有著很嚴重的問題,「總得要有人來把這樣的問題說出來。身為老師應該認真投入、引導學生提出問題、和學生討論、深入知識的核心。」

    東方的教育,崇拜權力,常由大家長告訴你什麼是對的,「走過的橋多過你走的路」,不相信也不鼓勵每個人選擇自己的善、做自己的最真西方的教育尊重個別差異,保留個人在自身獨特處境中的自我選擇、自我創造、自我承擔,鼓勵每個人做自己的最真,相信每個人有其行為準則的抉擇底限,不容逾越侵犯。東方人喜歡論斷與干涉私領域,認為「子女應孝敬父母。父母對子女有懲戒權」(民法第1084,1085條),認為權力中心與公領域是權貴一族的家族事業,西方人不喜歡論斷私領域,認為公領域是每個人的責任。

    如果一個人不相信每個人都有他的最真,就會以想當然耳的「對」校正別人想當然耳的「不對」,其開展出的倫理,往往自以為能完全掌控或約束別人這種互相監視論斷稱譏的偽善,於焉形成;其開展出的美學,很可能只是給權貴與財團取樂與妝飾的活動。

    東方文化的可貴在慈悲喜捨,不是建立在「君主専政大家長制」的儒家倫理,佛法所說的「活著」就是對別人的苦感同身受,佛陀說的無我,是開展每個人的至純至性,在私領域不自是非他,不強迫別人去配合自己的至純至性。

    鼓勵每個人做最真的自己,以「真」作基礎,有「真」才有自然,進而用天高地厚的心量與對準天地的美學去校正業習的偏差,才可能開展人性完全收縮膨脹的最自然。以西方的人文與科學精神為架構,再用東方的至純至性、正知正念、天人合一去校正,台灣才有可能走出目前信仰迷信化、文化淺碟化、對政治無感的滯礙困阨。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沒有靈魂和信仰的家庭聚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專注在每一口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