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最近幾乎每天都搭捷運去參加職訓課。在捷運車上常常有機會觀察搭車的人。

    常常發現大部分的親子對話,主動權操在大人手上,很少有因緣看到尊重子女主體性、欣賞子女主體性的對話,最常聽到的是互相把對方當成對象、當成「我的所依」的對話,於是有對立與角力。

    早上在捷運車上看到一幕,正好就發生在我的鄰座,這對母女(年輕媽媽跟一個約4歲的孩子)一上車就感覺到母女間的針鋒相對,女兒說要坐位子,媽媽則責怪女兒不要亂吵,現在哪有座位。坐在我旁邊的兩位女孩讓位給這對母女,小女孩先坐下,媽媽也坐在她旁邊,小女孩刻意離媽媽一段距離,媽媽就說:「我才不要跟你坐在一起咧。」小女兒也不甘示弱,把頭別過去!一路上只要有對話,都是類似情況!

    看到媽媽無法帶領孩子的苦

    下車時經過一個公園,看到一位父親帶著三個小孩穿越小路,孩子們興高采烈地向前奔跑,年輕的爸爸立即開口:「你們不要亂跑,再跑馬上就會不見了!聽到了嗎?不見了,我就不要管你們嘍!」

    也看到爸爸的無能為力,他很可能也是這樣被帶大的。這些現象預告著未來:如果我們的孩子們從小就受大人們這樣的引導,就會把這種苦代代相傳下去,演變成親子間、夫妻間、人和人之間的語言暴力。感恩有善知識教導我們透過定課的鍛鍊,三饒益的學習,不斷地回來反觀、省思哪些人、事、物是世間苦難的根源,讓我們從自己微不足道的身口意開始注意,從正面的說話開始注意,讓世間苦的因緣減少,讓尊重主體性的力量取而代之


    人籟萬千 / 親子

       

上一篇:有公投權才有社區主體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殖民者心中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