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詩人鄭愁予、史家余英時都說過:「我走到哪裡,哪裡都是中國。」這裡指的「中國」當然不是地理的,而是文化的、甚至是精神層次的中國,但文化或精神中國的內涵究竟是什麼?

    「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隱」。「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

    如果沒有被朝廷重用、就如陶淵明般田園賦歸、怡然自得。對一般老百姓來說,邦有道或無道是宿命,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所以,總是被動地期待明君出現或黨而優則仕(入黨才能作官),不然就是安於農舍「帝力於我何有哉」的自由。文化的中國,就是在宿命裡怡然自得、甚至禁錮於牢籠也可自在的極致表現。

    爸爸是浙江人,全家跟國民政府來到台灣,但姊妹們大部分都移民美加了。我從小,也一直嚮往出國念書。高三時,準備要去美國念書,好友對我說:「我覺得台灣好像一艘正在下沉的船,大家都趕著逃生。」

    大一時,中國對台灣海峽試射飛彈,媽媽擔心地把弟送到哥斯大黎加去,好逃避兵役。這是我從母親那裡接受到的訊息:國家不能保護我們,只好自求多福。即令她曾經是愛國歌曲朗朗上口、忠黨愛國的職業軍人。

    我突然明白了,就是這種文化中國的心態,讓今日中國的富豪帶著鉅額財富移民他國,卻依然以中國為掙錢發財之地。因為國家不是我的,這個政權造成的苦難與我無關。我不留戀腳底下的土地,因為,反正我到哪裡,中國就在哪裡。

    不論是台灣,或是中國,唯一的希望,就是像艾未未把有兩千年歷史的漢代花瓶砸個粉碎一樣,從這個只有總書記皇帝五百個特權家族才有資格做夢的「文化中國」裡清醒過來。

    沒有公平正義,誰能肯定地說,國家是每一個人的?沒有平等自由的保障,我們可以不用再遠渡重洋或流亡嗎?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脆弱的幸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得志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