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第一堂志工媽媽成長班,題目是「傾聽身體的聲音」。

    出門前,有點擔心體力可否支撐?轉念放鬆,一切交出去,注意力放在中心線,感覺著左手抽痛,在抽痛中鬆,節省體力。

    今天來了五位志工媽媽,一方面是彼此陌生,另一方面是溪崑已經很久沒有辦這類型的活動了,他們說「聽說要上課,就很緊張,不過,還是來看看」,我先輕鬆分享一些生活經驗。

    聊著聊著,大概就知道這些志工媽媽們的背景;會來當志工媽媽的家長,大部分個性都比較開朗,熱心服務,喜歡學習,很有活力,他們的孩子也大部分偏向乖巧聽話,成績中等(或中上),現階段少有教養上的困擾(或者第一次上課,信任度還不夠,還沒有深談的因緣),感覺他們比較屬於順服體制觀念保守的一群。

    跟志工媽媽上課的感覺,跟在聖脈的感覺完全不同,來聖脈上課的學員,基本上是教什麼做什麼,這群媽媽很有主體性,只要話匣子一開,都很能表達自己的想法,七嘴八舌的,感覺挺有挑戰性。

    帶著他們坐正身姿,觀息,一位媽媽說「我有學過靜坐,在如來宗....」,另一位媽媽說「我在瑜珈...」,感覺這些話語是種波動,迎面而來,心開含容,波動融化於心田,我笑笑繼續慢慢引領。

    之後,問著他們的感覺,在如來宗學習的媽媽說「念頭好多,心靜不下來」,很好,再帶著他們慢慢伸展肢體,做瑜珈大禮拜,讓身體完全的舒展,也完全的收縮,讓身體帶動著呼吸,然後再請他們坐下,帶著他們感覺身體、感覺中心線、感覺全身呼吸的韻律,感覺呼吸變得舒緩....,停下引領,讓他們體驗。

    「好舒服」、「從來沒有這麼鬆過」、「身體很放鬆,可是又覺得自己很清醒」...,身體鬆了,心安靜了,入呼吸之流,不是件難事,法是當下立見的。

    一位志工媽媽表示常常鼻子不通,我順勢引導換鼻呼吸,帶著他們練習幾次,媽媽的鼻子通了,她好興奮,話都停不下來,快下課了,她問著「老師,我們下次要上什麼?」

    下次的主題是「愛」,我開始在動腦筋:「如何讓他們從無感變有感?」「如何培養他們的公民意識?」「如何讓他們忠於自己,重建信心與尊嚴?」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有種愧疚的不舒服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看到自己不流動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