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兩性關係中,我要的到底是什麼?回想自己過去的經驗,我發現,大多數的時候,我要的是一種「特殊待遇」──不管我處在什麼狀態,對方都可以完全包容、無條件支持,我們向彼此暴露自己的最脆弱,也接納並呵護彼此的最脆弱。

    為了確認這種「特殊待遇」穩固存在,我總會忍不住在眼神、表情、話語中,在各種大大小小的情境中,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辦法檢驗,所以,當我處在關係中時,總覺得生命力被耗掉了大半!

    突然想起,我大概25歲時,在深夜的中正橋下市場裡,聽冰果店的阿姨對我說:「談戀愛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沒有辦法不擔心,所以,我決定不要談戀愛了。」那時候,不是很懂阿姨的心情。

    昨天,聽完<靈魂的愛與痛>講座,很多東西更清楚了。

    「談戀愛不簡單,必須要有自信。一個人最起碼的自信就是:我相信我自己100%天真、純潔,所說所想所做絕無害人之意。我相信我有絕對不能違背的原則,不能跨越的底線。而這樣的自信,是一種信仰,來自和靈魂的連結,來自對準天地。」

    「靈魂很乾淨,會自動校正我們的不真。我們不會因為別人的懷疑而變真,我們只可能因為忠於自己而越來越真。當我們做自己的最真時,世間的種種框架、種種懷疑,都不會動搖我們的信心。」

    當年,男友提出分手的理由是,他被這個關係困住了,困在一個他不喜歡的角色裡,他對我的愛,被「忌妒和猜疑」磨損得氣若游絲了,我聽了好生氣:你說過永遠愛我的話呢?為什麼說話不算話呢?為什麼可以說變就變呢?

    此刻,問題的源頭很清楚了:我只要求自己忠於這段關係,卻沒有先忠於自己,因為我的生命中沒有信仰,所以,我把這段關係當作我的信仰!

    從感情的挫痛站起來的過程,其實,是一個重新建立內在信仰的過程,不斷找尋、對準、相信最真的自己的確存在!我絕對不會為了更好的工作、更舒適安穩的生活、或為了不要失去某個人,而違背這個最真的自己!先做到了最真,自然會導向最好和最美。

    我們的社會,從沒有教導過這樣的信仰,從小到大我所見到的兩性關係,強調的都是對彼此忠誠度的要求——「你不可以背叛我」。之所以會互相要求,是因為擔心背叛,然而,感情若是自然,哪來懷疑與背叛?若真的是絕配,哪需要要求忠誠度?

    「完全的被信任,是生命中一定有一個自己絕不會違背的原則,這東西就是信,對方感覺得到就叫有緣,那才叫遇見靈魂。」「當遇見了靈魂的最愛,一定會有足夠的自信,所說所想所做一定可以如實且盡情地呈現,一點點都不用擔心會引起對方的誤會,兩個人因完全的真而完全的自由。」

    先忠於自己,才有可能忠於任何一個人。

    回想過去關係中決裂的引爆點,常常是對方跟第三者發生了性關係,因為,我們都誤以為性行為就代表親密的程度,誤以為性行為本身就足以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其實,問題根本不在性,而在彼此間有無靈魂的連結。沒有靈魂的性行為,只會帶來更大的虛幻不實感,更凸顯有距離的痛。說床頭吵床尾和,根本是在自欺欺人。

    在關係中,也常誤以為有責任去滿足彼此的性慾,其實,真正的性慾,是連結靈魂,不是連結肉體,身體是心之門,性欲不連結靈魂,就如同身體與心靈失連

    慾望,是流動的,而不是需要被滿足或被壓抑的衝動。流動的連結是很美的事,怎麼會又愛又怕呢?認識了真正的慾望,就不會害怕背叛,因為相信每個人都要先忠於自己。忠於自己就是誠,誠就對準天地,無相無對象。

    真正的愛是靈魂的愛,遇見了靈魂的愛,所有的說想做,都是毫不費力的自然。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人際往來的原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敢於衝撞的單親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