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整理4天前的開示

    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有靈魂,做個有靈魂的人,讓自己成為天與地、神與人之間的媒介,這樣子的靈媒,不是乩童。

    在佛法而言,靈媒就是法身,就是最天真潔淨的身心。在基督教,靈媒就是耶穌,耶穌傳達神的意思,世人透過耶穌,來認識神,認識靈魂,讓每個人都能夠接天接地。

    我們鼓勵每個人都是靈媒。當靈媒越多,這個社會的覺性也就越高。

    四百多年來,台灣歷經荷蘭、明鄭、滿清、日本、國民政府...,每次一改朝換代,台灣人不只換了繳稅的對象,也換了腦袋(ideology/意底牢結),更換了信仰,換了交出靈魂的對象。

    什麼是靈魂?做你的最真!

    統治者控制你的思想,就像鳥籠公投一樣,讓你無法做出任何決定,久而久之,我們的靈魂,無法自由思考,就像習慣待在籠裡的鳥兒,即使門開了,飛出去了,也會乖乖地再飛回來,把籠當家。

    1991年以前存在台灣社會的刑法一百條,就是這樣地控制了台灣人的思考、閉鎖了台灣人的靈魂,讓台灣人除了追求財富和鞏固親情,不敢思考別的事情,失去了浪漫的情懷,無法做最真的自己。

    1945年到2000年,台灣完完全全是在國民黨的控制之下,黨國關係就是這個社會的倫理道德,統治者用「允許貪汙」換取「忠誠」。(馬英九執政第五年的今天,可以看到諸多例子,立法院只聽黨主席的,特偵組、廉政署與監察院都是為整肅異己而設的。)

    黨領政,決定了軍警司法的黨政化,決定了政府無法超越黨派,決定了歷史與教育仍是黨國洗腦用的工具。然而,思想自由,攸關國家強盛!一個靈魂、思想不自由的社會,人民只是黨領政的應聲蟲,不可能想得出國家的強盛之道!

    中國人的字典裡沒有「自由」兩個字,漢化很深的台灣社會,一想到自由,就想到社會動盪不安,而不是想到旺盛的創造力和生命力!這樣的鳥籠教育、鳥籠文化,讓人沒了靈魂和信仰。

    權力需要平衡與節制,東方社會的制度,是人治,權力一旦拱出,就由上而下層層節制,沒有制衡機制,民意18%以下也不得罷免。所以,人們會異想天開地期待明君,然而,歷史告訴我們,內聖外王,是無法實踐的空想,而期待球員兼裁判的專制政黨自我改革,也是妄想。西方社會的制度,是法治文明,有外部監督的機制,球員不能兼裁判。

    講到中國,今天除了錢多多,沒有什麼可以自豪的,然而,這些錢,是用多數人民的血汗犧牲換來的,是用消失的河流、森林與生態浩劫換來的,,是用各種環境汙染糧食汙染換來的,是一般人繳出了健康呼吸和喝水的權利換來的。這樣的國家有可能強盛嗎?一個拿不出生命的終極價值,沒有精神內涵和文化主體性的國家,有可能強盛嗎?

    華人文化中所謂的倫理道德,是讀四書五經加上黨主席由上而下的指揮。這樣的倫理,不是自發的,而是從外頭框你的。是違反人性,違反自然的。但華人很可憐,因為被鳥籠倫理關習慣了,你不把他關起來,他還會覺得動蕩不安。

    靈魂,自己會找到自己的軌道,就像呼吸。會呼吸,才會懂什麼是由衷,由內而外、發自心底的由衷。

    我們的願望是,呼喚每個中國人,都做一個有靈魂的自由人,盼有一天,中國人可以很謙虛地放眼世界,不要老是帶著那種自己人霸凌自己人十分OK,被列強欺負一分就萬萬不可的心態。

    為什麼海外中國人專門欺負中國人?為什麼海外猶太人專門幫助猶太人?知道問題的根源,就會看見路,即使會痛,也不會消沉。有信心,當沒有倫理框框的束縛時,靈魂會找到自己的軌道,做一個真正的自己,做一個真正的人。

    要做一個快樂、有美感的人,不能有任何框框。就像教育裡真正的多元,是沒有放牛班,沒有一個孩子被放棄!

    真正的尊重,是把每一個人都看成是神之子,是靈媒。

    然而,華人文化儒家思想的教育,強調的是門第、階級,社會秩序,不尊重個體。不被尊重,自然就會缺乏誠信,因為,誠信一定是發自內心的,當一個人習慣被威權壓制,就會發展出「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心態,不會誠實,也不會重視誠信。這樣的教育,是讓你飛不起來的「鳥籠」教育。

    住在台灣,我們一定要有住在全世界的感覺,從外國人角度看台灣,我們才會看到台灣真正的需要。彼此呼喚:台灣可以更好,卻沒有更好,只因為我們不關心!

    我們的願景很大,我們希望台灣能夠成為世界的典範,我們希望每個人都有靈魂,有靈魂的人,才敢作夢,夢很乾淨的時候,我們會喜歡自己的夢,我們的心,會跟全世界最乾淨的心在一起。

    靈魂,就是內心最深處的需求,往內看的方法,就是定課。

    在定課中,去尋伺呼吸最舒服的長度,平常,我們的呼吸常是帶有煩惱與焦慮的,常會被打斷。當找到了呼吸最舒服的長度,人體中跟安全無關的功能會關上,認知結構改變了,自然會喜樂,六根有開的感覺。入流,跟呼吸一體,心眼開了,看到的世界會不一樣。

    心眼開了,看到自己的靈魂很乾淨,那就是打坐。在行住坐臥間,都可以打坐。

    學法,就是來學習跟自己的靈魂對話,跟天地間的最真最美最自然流動、極大又極小的心對話。對話後,會覺得天跟地是和你在一起的。

    面對天災人禍,不是生氣,而是想辦法,不要把對方看成人,而是看到深厚的因緣,去找到槓桿,扭轉乾坤。互相學習善巧,開發靈感與創意,重新找回生命的主體性。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真正的通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差異」要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