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佛陀說「相」:色、聲、香、味、觸、法就是相,就是境。我們所見所聞所思所想的不一定是真的。尤其心不寂靜時,所看到、聽到、所取到的相,更不真實。我們的心隨著「心對境所取的相」而轉。

    相的具體化叫想,相本來是不固定的,想開始把那個相固定,然後根據這個想而尋尋覓覓,開始產生迷想、戲論,然後產生強烈的好惡渴愛,於是就產生強取,脫離現實,妄想緊緊抓住,則為「欲魔」所繫縛。

    欲魔只是「相」,一定有不切實際的亂想在裡應外合。只要我們化被動為主動,亂想妄想就不生起,只要肯讓自己有空間:「離」﹙身離心離依離﹚,就一定可以還原,回到相「未生」時的時間點。不肯讓自己有空間、不肯離相,才藏汙納垢,「相魔」才積澱成實有的境。

    因為取錯相才有欲想,不是有欲想才取錯相。離相、離境,那個虛妄不實的相就淡出了,欲想就止熄了。欲想不是一個很實在的東西,它是莫須有的,不會加分的,在佛經裡叫Mara,佛經一般翻譯成「魔」。「魔」的意思很簡單,會消費、折損你生命的東西都是。「魔」不是很實在的東西,但它可以很有力量,如夢魘般攫取。你認同它的時候,它就變得很實在。像性欲,認假為真,就迷了!真正的性欲,是連結靈魂,不是連結肉體,身體是心之門,性欲不連結靈魂,就如同身體與心靈失連。怕的是愛得不對,不是愛得不夠。只要肯回到現實,回到對準天地,就一定可以離境、離相,境滅、相滅、欲止熄。甚至不用境滅,只要不取錯相、欲就止熄。我們的修行是「依」「出入息」來推拿歪曲的相、安撫取錯的相,就能降服想,不再於想有「依」。

    真正的寂靜,真正的釋迦牟尼!真正的寂靜是內在沒有聲音,不只是外在,外在的聲音通通是假的!所有的聲音都是在導向寂靜、導向沒有聲音。沒有聲音的意思是沒有聲相、色相、香相、味相、觸相、法相。這個「無法相」,就是無一切的夫妻相、父子相、男女相、兄弟姊妹相、家庭相、國土相、世間相。全部通通沒有,這才叫「無相」!「無相」最簡單的意思就是:「這個不是我、不是我的」。既然不是我、不是我的,我還抓什麼呢?不是我、不是我的,不表示就沒有那個東西;就世間法的語言,還是有,我們還是有父母,還是可能有子女,還是有世間夫妻的相,但內心沒有夫妻相,這就叫「斷夫妻相」。

    「無相的意思,不是沒有,是海闊天空、只有主動的想像、完全無礙的自然流動。」

    「慾望的源頭是相,取了什麼相?」

    師一再提醒對佛師的想像、對修行的想像,對黨國體制、對公共議題、對華人文化弊病,都從源頭下手,從八正道的「正見」下手。

    為什麼會有慾望,因為有相有對象,有依有求有苦;弟子跟師學法,障礙之一就是把師當成欲求的對象,把自己要的投射成師的要。同一個行為可以有截然不同的動機,批評你可以是愛護,也可能是厭嫌或宣洩。你臆度的會是哪一種動機?同樣是飲酒,可能是健康,可能是上癮,可能是交際,可能是試探,也可能是儀式,…怎知是哪一種?情報員007與美女上床是工作需要或受到誘惑?

    「每個人都希望別人多一點注意與照顧,人之常情,無可厚非。」

    「每個人都需要能夠一起做事會加分的人,這樣子才可能理想與現實結合,任何關係或連結,有礙理想,都是黏著,必須遠離。

    一方面,讚嘆師對人性的細膩善解,另一方面,知道師對台灣對世間的摯愛,那樣的愛,絕對不是書生論政,不但有至高點,而且有實質的行動力,有戰備有戰術有戰略的。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自己社區自己守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原來心中還有黑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