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法談開示談到在台灣連斑馬線過馬路的權利都受威脅擠壓,從這一點看到台灣的社會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耳觸這樣的提醒,腦海中出現今晚在家附近的路口綠燈右轉時,等行人先走,前面一群人走過之後,看到後面一群人還沒跟上,就先右轉了。

    以前在美國過馬路的經驗,幾乎所有的駕駛人都會讓行人走過後再右轉。

    反觀台灣大多數駕駛都不會讓行人好好走完,甚至於如親教師所說的,車輛和行人爭先。有的駕駛連斑馬線都會闖,更不用說一般的行人穿越道了。

    這是人民的素質問題,也跟社會的文明水準息息相關。

    但是這和政府的效能有沒有關聯呢?

    一個有效能的地方政府,在道路的標示、交通號誌的標示、紅綠燈時間的設計和控制…等等,都是會規劃得很好的,不但易看、易懂、可行,而且也會做很好的宣導和訓練,這樣的交通才能井然有序,民眾不管走路上街或開車上路,都能循規蹈矩,不致於爭先恐後。

    而中央政府的責任,應該是要做好交通的整體規劃,讓全國各地區的道路標示和交通號誌一致,而且不至於誤導民眾。

    台灣的各級政府在交通方面的規劃其實做得並不好,有的甚至做得很差,造成很多的民怨,但是各級交通單位仍然我行我素,這一點也嚴重影響交通規則的遵守與交通秩序的維持。

    台灣的十字路口紅綠燈之複雜性,大概沒有幾個駕駛人猜得懂。很多在美國待過的人都知道,美國的紅綠燈不多,但路上交通沒有台灣這麼亂。我們的官僚不思改善,長期以來讓民眾上街如進虎口,這是什麼樣的一種現象?

    各級政府的首長是由民選的,政府的效能好不好跟首長有關,我們選了什麼樣的政府首長就會有什麼樣效能的政府。

    就好像台北市的行政效率在歷經53(1945-1998)國民黨官僚體系的空轉之後,才有陳水扁上任之後,大刀闊斧的改革與大幅度改善。

    你不能不相信,這幾年台灣政府效能的退化,跟選了不適當的領導人有絕大的關係。

    你也不能不相信,台灣人民的文明素質不高,和長期以來國民黨政權所豢養的官僚體系的無能與不作為有絕對的關係。

    更不用說柯文哲所提到的台灣有文明而沒有文化,這文化的根被連根抜除,是怎樣的威權和殖民心態的結果。

    台灣人倒底想要有怎樣的未來,就看我們選出什麼樣的領導人。誠如英國《經濟學人》與《金融時報》的描述,台灣近五年在笨蛋親中媚中的領導下,也很難不空轉倒退的。

    台灣人必須從沉醉在過去與黨國掛勾、司法分藍綠的噩夢中醒過來,才能選出真正愛台灣又稱職的領導人。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擠在搖晃的車廂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生命教育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