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傍晚,在事務處用簡單晚餐,大家都在,一湛提議,宥娟今晚可以好好地跟師請法,宥娟說,她就是不會問啊,所以,我們一群人,就跟宥娟一起來還原觸境。

    一寂問:妳的尋伺是什麼?

    宥娟說她連結到她被遺棄的記憶,這幾天,她不斷回溯,斷定自己其實是一個月前就開始卡了她不知尋伺是指當下的中定。

    我說:如果是我,我不會回溯我到底是從哪一天開始卡的,也不會從我的生命經歷去解釋我爆發的原因,既然我們在學法,就是處理當下:師說我的回應不如法,那我就會好好尋伺,重新寫一封如法的回應。如果我要請教同修,我不會問「我做錯了什麼」,而是「什麼才是如法的回應。」

    優先處理好當下,過去的「結使」就開了。一直探討過去,是因為還在逃避面對當下。

    學法,就是對準天地,感應最乾淨的靈魂,而不是追究我為什麼我與靈魂有距離。一直對準真心,才會懂親教師。只要我們還找不到靈魂,就不可肝膽相照。

    晚上,師開示到「對象」,我們之所以會把親教師當對象,是因為我們先把自己當成對象了。「把親教師當對象」的意思是,「親教師必須是我過去所有挫敗關係的出口」,會這樣做,代表我們還受過去所有挫敗關係束縛,不讓自己重生。

    師說,很多事情,我都說過了,聽不懂,是因為因緣不到、程度不足,因為生活上做不到正知正念,就會找錯出口,用「對象化」來逃避。把自己當成對象,把過去的記憶當成對象,把傷痛的反應當成對象...。有對象,就有「要」和「不要」,就想掌控,就會有所求。

    離開「對象化」的慣性,一直回來當下,對準天地。老天的聲音在很深很深的地方,比我們最深的感覺還要邃密,一定要很安靜,才能聽得到。

    就像Mia帶大家迴向的「印心文」:

    我願是佛師的眼睛,由衷欣賞,
    我願是佛師的微笑,迴向苦難眾生,
    我願是佛師的語言,永遠鼓勵信心,
    我願是佛師的愛,不分你我,滋潤遍處。
    我 願 意。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徐自強案更九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擠在搖晃的車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