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司改會在台灣師範大學舉辦全天的<公民陪審員‧模擬審判>,在性侵案的討論中觀察到,即使扮演陪審員的女生居於多數,大家都在討論受害人女性自己的行為,比如為什麼要和陌生男性喝酒等等,很少人討論被告男生為什麼要灌被害人喝酒,為什麼帶她去汽車旅館等。

    聯想起河南電視台《臨刑會見》中,一位死刑犯吳燕燕的例子,她因為無法忍受家暴,憤而燒死了先生。節目中強調的,都是她對不起家人,完全沒有討論到家暴的原因。

    製片兼主持人丁瑜,因為這個節目而聲名大噪,許多人將她與死刑犯之間的對比,形容成「美女與野獸」,不過,她彷彿更把自己看成公理正義的化身,任務是要替天行道,從這些人身上榨出懺悔與救贖。

    她與吳燕燕,做了兩集訪談,第一集中,吳嬿嬿顯得很沮喪,丁渝給她看她的老父老母在親家前面下跪哀求的畫面,讓她當場崩潰,用額頭去撞地板,說對不起爹娘。

    片中出現了審判進行中的畫面,中國沒有陪審團制度,不過,所有人,包括親朋好友社區人士,都可以出庭發言,死者的老父親,在審判結束、法官要離座前,追上前去下跪,激動地號哭、哀求,一定要將吳燕燕判死刑。

    法官受訪時說:我受黨、國家、人民的託付,而被賦予了生殺的大權。

    聽到這句話,很清楚看到文明和野蠻的分界,一個文明的社會,法官面對的是上帝,遵從的是人權至上的憲法精神,而一個野蠻的社會,法官面對的是政治領導人及時喊話的「司法不能悖離民意,悖離人民的期待--不會漠視人民對判決不滿」。

    有信仰的人,一切交給上帝,沒有信仰的人,動不動就要替「天」行道,不接受「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的司法原則,寧可濫權羈押、濫訴、錯判冤判,也不惜衝擊人們對司法的信任。法官最有把握的是:錯判享有司法豁免權,誰會銘記計程車司機王迎先成了殺警奪槍搶銀行老兵李師科的替死鬼?

    第二次訪談,已是一年以後,本來堅決要她以死贖罪的親家,接受了吳燕燕父母所提供的金額──10萬塊人民幣,達成和解,吳因此緩刑。法官說,因為推動「和諧社會」是國家的新方向,所以,她很努力地為兩家人調解,看到努力有了成果,她頗為滿意。

    畫面中,丁瑜好好改造,早日出來,回到女兒身邊。回答說: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看起來像是一個完美結局,我卻看得渾身不對勁,好像是被強暴者嫁給了強暴者,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荒謬的劇情,滿足了中國人病態的好奇,給了苦悶人生某種宣洩的出口。

    丁瑜說,每個死刑犯,都是精心挑選的,具有教育意義的。在一個極權社會中,所謂的教育意義,不是還原人性,而是將人馴服地易於操控。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維吾爾給台灣的血淚忠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不是你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