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最受用的一句話是:「歸零,不是重新相信,而是重新了解。在未了解之前,不要輕易下判斷。」

    我們常常把「歸零」誤解為「重新相信對方,否認對方曾傷害過你」,其實,歸零,不是重新相信,是還原到關係尚未開始前的時間點。如果過去的傷害已無可挽回,就姑且讓我們回到傷害尚未開始的時間點,如果當初我做了什麼查証我就不會受到傷害,也不會製造給人傷害的機會。這叫還原「歸零」。

    相信一個人的本心,不是對他的傷害視而不見,而是接納他是這樣的一個人,城府深、心量窄小,有很多過不去的心結與困難,就像一個給不出的守財奴,給不出只因安全感偏低,老是覺得別人虧待他,就像一個恨多於愛的人,給不出愛,只因他主觀上很少收到愛。

    就像選民把治理國家的政治責任交給一個有種族階級意識的人,他只愛權力、視人民如草芥,把生態環境當成用壞即丟的衣鞋,把司法當家法、財政只顧騙選票,公器私用,貧富懸殊、城鄉差距大,還原「歸零」就是讓選民還原到霸凌關係尚未開始前的時間點,給彼此重新立約的機會。

    一切主觀的施(給愛)與受(接受愛)都是他累劫生命業力的總和,造就了今天的他。先接納了這個事實,理解了「無明欲貪的」因緣,我們才會看到路。真正的智慧不是假裝他沒有要騙你,而是,讓他覺得騙你根本沒有用,避免再度成為他的對象。

    面對對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眼神、表情,不帶成見地重新去了解,很單純地,只聽對方的真心話,其他的,一概不懂。

    其實,擴大到社會國家的層次,我們看到藍營立委們不顧人民的基本生存權,強行要核四公投過關,我們能做的,不是一味否認他們的「黨意高於民意」、「利益高於理想」,而是承認,接受,他們的霸凌來自「父母」(父母指選民)的溺愛與寵信,然後,不要浪費力氣去試圖改變他們,而是集中精神去影響選民,提高大家的公民意識,有一天,讓他們發現,騙我們是沒有用的!

    一脈提到有位學生,是為了滿足父母的願望而學習的,但本身的學習意願並不高,她曾多次告訴學生,如果你不想來上課,請你跟父母溝通,一脈也嘗試跟學生的家長溝通。師開示:妳能夠做的,是幫助孩子不帶情緒、很篤定地,跟父母表達他清楚的意願,而不是代替他跟他的父母溝通。

    在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需要培養的不是技能,而是對自己的信心和情緒成熟度。父母的責任,不是要引導孩子去找到對的工作和對的伴侶,而是要引導他們有替自己找到對的工作和對的伴侶的能力。

    父母真的能給孩子的禮物,是欣賞。

    一個人不快樂、沒信心時,很容易會去連結到過去不快樂、沒信心的記憶,而源頭,通常是父母。熟悉的家人、朋友之間,更容易從一些眼神表情語氣動作中,連結到過去負面的記憶。雖然,我們不能夠保證對方主動面對、改變,但至少,可以從我們自己開始,在每個口氣眼神態度中,都示現一個全新的自己。我改善了,雖不能保證對方也改善,但至少,是雙贏的開始。

    真的要幫助一個人,就是幫助他現在能夠有信心,能夠快樂。因為,當一個人快樂、有信心時,過去的記憶會開始重組。

    完全接納自己的整個身心,整個身心不只包括緊的、也包括鬆的部分,接納了,就會開始變化。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如何還政於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失火不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