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四月又到了尾巴,早上下雨,雨聲敲打在遮雨棚上,牆壁上,樹葉上,像是合奏一曲歌聲,我躺在床上,聆聽著天賴,捨不得起床。

    天堂的日子如箭矢,倏忽即過,才剛閉眼,盡情的享受週日晨雨帶來的天籟,時鐘就不按牌理出牌,偷偷的快步前行。聽到時鐘咳嗽的鐘聲,自以為七點到了,該起床了。誰知,時鐘竟咳了八下,天啊!除了生病以外,從未睡眠超過八點耶!

    身邊的狗床,躺著昏睡的老狗。

    這種舒服的早上,正是睡覺天,就連老狗也曉得,所以沒有叫我起床。

    利用十分鐘的靜坐,來清醒身心。看到十分鐘的靜坐所帶給身心沉澱的力道,內心就生起一種自滿,很欣賞自己的優點,能夠按照師的開示內容,在極短的時間內,都能鍛鍊出定課的力道,讓身心隨時走在中心線上。

    用完早藥石,決定冒雨去爬山,一般人可能不知道,雨天爬山的好處。

    走在山路上,呼吸著甜甜的空氣,這是水滴穿過空氣,散發出來的鮮味。

    接到少玫的來電,她想來新家看看。

    早上利用僅有的時間,上網聞思寫日記,看到華容佩瑩的觸境,內心就覺得苦。不會講話,這是學員們共同的問題所在。不會尋伺所以不會講話。

    華容的觸境為例:回家後跟先生談心跟風水的關係,心靜佛土靜,心不靜境界就混亂。先生說:「那你找到心了嗎?你的心比誰都混亂,…。」面對他突如其來的出招,感覺身體反應緊縮,注意力回到呼吸上來,放鬆後重觸,感恩外身幫忙照見!一無回饋說,放鬆後,總要回應幾句吧,就算當場反應不過來,事後也可以在心中練習一下啊!我該如何回應先生的講法呢?(化被動為主動)如果我是妳,我會回應先生:以前沒學法的我,心更亂,你說是不是?

    記得昨天在中心,跟芳勤的女兒思儒對話,思儒覺得我講話很尖銳,她無法招架我的問話,於是故意撒嬌的向媽媽求救。(媽媽,一無老師又在欺負我了)

    靖絨也在一旁,笑著對思儒說:妳要趁機會好好跟一無老師學說話啊!我們都是這樣被他磨出來的喔!妳要好好把握機會喔!

    我順著靖絨的話,對思儒說:我講話比外面的人好多了,等妳去外面工作時,就知道外面的人,說話像刀箭無眼,妳現在都無法接招,以後外出工作,怎麼辦喔!

    下午在中心跟少玫碰面,她也把握機會,將自己的問題提出討論。

    看到少玫僅將問題放在身體範圍中(定課操作的技巧),告訴她無常觀的重要。請她一定要在日記上寫下聞思的內容。

    少玫問:為什麼我不能隨時回到禪十的身心狀態呢?

    一無:這要看妳自己,平時如何用功的。身心收支不平衡,是最大的問題。定課品質沒有建立好,也是問題。

    少玫:有一次,定課做的很不好,突然想起禪十中的場景,身心立刻安靜了。為什麼會這樣。

    一無:這就是我們講過的,取相啊!如果妳沒有太多時間做定課,這個取相就要好好利用。還有,要多聞思,生命不只是照顧這個身體,我寄給妳的資料,妳要看喔(有關普世價值與義饒益)!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聽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所思所想與苦惱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