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是我們為文大教育系舉辦的第二次服務學習,這次十九個人,約有一半是上次來過的。早上,一寂先在二二八公園導覽,透過日治時期留下來的建築(博物館,土地銀行)和國民政府以後的建築相比較,對比兩個政府心態上的差異。

    公園內,變化最大的地景是,原本日治時期的野球場,被改成漢人的涼亭小橋流水,中間有一個像是天壇的東西。後來,還經過幾個牌坊,以前,我怎麼都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存在?

    記得小時候,公共空間給人的感覺,都很不友善,地下道、天橋、公園,都髒兮兮的、還可能會遇到變態,現在才想到,那是因為戒嚴統治的政府,不喜歡人們參與公共事務,不讓人民自由的集會結社啊!

    一寂請大家猜猜,公園入口的兩頭牛,是哪個國家送日本的?大家說了好多國家,都猜錯!原來,是滿州國!我以前讀的歷史,是不承認「偽滿州國」的。

    頭一次那麼仔細地看歷史博物館側面的羅馬立柱,也是頭一次走進土地銀行的迴廊,突然,好像回到了曾被拉丁人殖民的中南美洲!沒想到,在台北也可以看到這種既宏偉又精緻的建築。

    仔細看過日治時期的痕跡,再進入前身為台北放送局的二二八紀念館,就比較能夠理解二二八發生的時代背景了。二二八以及後來延續的白色恐怖,是毫無法治與人權觀、貪汙腐敗的國民政府,施加於已經有現代法治觀念的台灣人的恐怖暴力。

    從學生的反應可以看到,這個館的呈現方式蠻成功的,資料也很豐富,加上一寂適時配上一些小故事,感覺大部分的學生們都有被觸動到。

    繞完一圈,我們在有地毯的地下室席地而坐,一寂點出了二二八歷史與今日台灣的關聯──沒有經過轉型正義的台灣,司法體系至今仍舊是迫害人民的工具,與二二八當時相去不遠。戒嚴體制下對人民進行的思想控制,也成功地透過教育,影響到年輕一代的思考判斷力。學校教育與社會脫節,使菁菁學子們,一旦進入了社會,就好像突然跳入火坑那樣,毫無準備,措手不及。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靈魂學苑的課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自卑與自負的兩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