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創辦靈魂學苑是為了呼喚更主動的精神。

    自問:「我想要學什麼?」

    讓我們最浪漫地想像,專職傳法者,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要培育這樣的人,需要什麼樣的學校,什麼樣的課程內容?

    在學苑面試階段,沒有師、生的角色,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幾乎是相互面試。完全可以質疑,直到面試通過了,意思是,師生彼此認可了,再正式進入師生的關係。當然,如果您的想像,跟靈魂學苑的宗旨、精神差距太遠,自然不會來。

    我們想像的傳法人,是還沒有宗教之前的傳教士,能幫助每個人以靈魂、而非利益互相來往,喜歡的是信仰,而非教條。願意時時刻刻把世間的困難放在心上,不管是恐怖份子或俄國總統,能夠跟所有人交談,包山包海地找出問題根源,懂形而上,也懂形而下的語言。

    主動的意思是,沒有挫敗感。挫敗感來自「你認為自己是少數」,傳法者,會一領一去影響身邊的人,讓自己變成多數。以一位餐廳老闆為例,如果房東漲三倍房租,有傳法人精神的餐廳老闆,可能會到另外一個較偏遠的地方,透過自己餐廳的「有料」,來帶動周遭。為什麼台灣人會相信中國是台灣唯一的出路,因為大家都很被動,死腦筋,短視近利。

    台商只看20年,只管自己賺飽飽,自己的下一代沒問題,卻不管別人的下一代受苦受難。用水泥開發東海岸的人,也只看20年,只管自己賺飽飽,不管20年後,這個海岸就會變得一文不值。外國人為什麼來台灣?如果,看到的都是水泥和大飯店,那去別的地方就好了啊,來台灣,就是來看台灣的獨特性和主體性,來看台灣的自然。

    台灣的民間信仰,沒有跟教育結合,民間信仰變得很落後、低檔,從連續劇《風水世家》就可以看到,台灣的人所講的情,主要是親情,而這個親情裡面,沒有理想,絕大部分跟利益有關,感覺不到公德、檔次。除了親情以外,沒有其他的價值理想,連「認真」都沒有,遇到問題,就找風水師,風水師儼然成了台灣社會的部落長老。觀眾只要聽到台語就好開心,哪管劇情中沒有傳達任何理想與價值,這種用台語自我麻醉的心態,讓電視製作躺著都可以賺錢,根本不需要用心構思一個好的劇本。

    沒有價值觀、沒有理想、沒有歷史觀的台灣人,無法形成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因為,國家,在現實層面上,是一個可以代表談判、交涉、為這個集合體爭取權益的單位,但在立國精神的層次上,是集合個別國民主權的集體意識展現。

    有國家觀念的德國人,會正視這個群體所面對的生存問題,尋思解決之道,所以,努力推動能源轉型。而對比沒有國家觀念的中國人,家人永遠比國家重要,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照顧自己的家人、朋黨。只要自由平等的觀念不夠普及,就很容易被財團控制,而財團作為一個集合體,考慮的只有自己的最大利益,沒有國家觀念,沒有公眾利益。

    呼喚人以真心連結,就是在呼喚草根的公民意識,就是在呼喚具有平等自由立國精神的國家。

    做一個沒有框框、最真的自己,如果我們不接受彼此的最真,那我們要假多久?還可以假多久?做最真的自己,不是社會要我做的那個自己,也不是去符合社會既有的成功定義。做最真的自己,平等、自由、自然。先有了最真,才可能有最好和最美。

    台灣人一直要倚賴中國,且認為這個趨勢無法逆轉,就是因為缺乏做自己的自信,然而,少了主權獨立的台灣,中國就少了一個可借鏡的民主法治典範。出於愛中國的立場,我們認為台灣若被統一是不好的。但愛中國不等於愛中國共產黨,只要中共繼續停留在人治、集權,不走向法治分權,我們就無法認同。

    身體,是靈魂的具體化/道成肉身,身體會病會死,不死的是精神。然而,身體的六根門,是我們連結世間的門戶,六根門很乾淨,才不會有凹凸扭曲和偏見。在鍛鍊身心的過程中發現,當身心安靜了、乾淨了,看世界的觀點會變得不一樣,判斷會更精準,而不是自我感覺良好的麻痺。然而,六根門也會侷限我們的認知,讓我們不得不謙虛。

    六根門的淨化與看到侷限的謙虛,會是靈魂學苑必修的課程。

    另一個靈魂學苑的必修課程,是欲望的剖析。欲望,往往發生於能量低點,當能量低、我們又不知道如何吸收能量時,就會發展成隔靴搔癢的欲望。練習回到自然,找到心,才知道如何接上天地間最清淨的能量,才能直覷欲望的本質,體驗欲望的最自然。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宗教自由或歧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滿州國送日本的兩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