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國際反死刑聯盟的專業人士,最近組團到世界各國去拜訪和遊說,亞洲地區,他們選擇了台灣,近日內,將拜訪馬英九總統及相關的部會首長。

    今晚,「哲學非星期五」特別邀請從法國來的Raphaël Chenuil-Hazan和從美國來的Elizabeth Zitrin來到慕哲咖啡館,和台灣的廢死聯盟理會‧作家張娟芬,三人一起與談,討論主題:「廢死,全球趨勢」。

    痛恨犯罪、恐懼被害,是所有人類共同的心情,因此從古至今,死刑便成了人們撫慰惶恐與傷痛的一種刑罰方式。只是,死刑的執行確實有助於犯罪的減少嗎?死刑確實能撫平受害家屬的痛嗎?它真的是符合正義的一個選項嗎?

    三位與談人,來自不同的國家,卻同樣地,長期走在反死(廢死)的思想改造最前線,親身投入的觀察、研究,建構成一套嚴謹的論述,加上他們言談間所散發的由衷、懇切、熱情,不管未來的路還有多長,他們就是不放棄任何機會,一個接一個地去呼喚、遊說,直到有一天全世界不再有死刑這不人道的刑罰。他們的願好真好美!聽著他們娓娓道來,感覺自己的眼界在打開!

    從人道立場來看,死刑不管在精神上或肉體上都是一種不符合人性的煎熬,很多被判死刑的人,其實是社會低階的弱勢者,他們很可能因檢審的成見、草率…,而成了犧牲者,蒙受冤枉又要經過漫長等待處死的日子,那是極大的折磨。一旦發現被誤殺,人命已無法挽回。

    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執法是完完全全沒有誤判過。美國有144位死刑犯因DNA新的證據發現,而得以平反。即使先進如美國,都有這麼多的冤獄出現。誰敢篤定地說,所有死刑犯都是罪該萬死?相信人心的善,沒有人會希望無辜者被剝奪生命。

    大部份支持死刑的人認為廢除死刑,犯罪率會增加,社會將帶來不安。但是,在許多廢死的國家,根本沒有看到這樣的情形。死刑導致犯罪率下降,廢死導致犯罪率上升,沒有這樣的因果關係。而且,那些廢死的國家,沒有人還會想走回頭路的,他們都相信這一條路是對的。

    另外,也有人以為犯了重罪,不讓他死,人民的納稅錢要養他到死,那花費太大了。其實,監獄的三餐,花費很少。如果讓重刑犯終生監禁,在監獄工廠以勞力賺錢,用來賠償受害者的家人,那將更符合正義原則。

    執行死刑所需的開銷是很大的,死刑的判決要經過無數次的蒐證、開庭、人力物力的支出,不是我們所能想像的。更可怕的是冤獄的賠償,像江國慶冤獄賠償,國家公權力的錯誤,用人民納稅錢賠了一億多。但是,冤獄絕不只有一個,就像鄭性澤案,也是一個大冤案,相信真相即將大白,不知又要花多少錢去賠償?!

    一個思想的轉變,需要很多人以耐心默默推動,歐洲從18世紀就有一些哲學家、文學家開始提出廢死的主張,他們看到「以牙還牙」、「一命抵一命」是不可能解決問題的,廢死才是人類走向文明興盛的潮流。經過幾百年來的努力,廢死已經形成一種普世的趨勢。

    現今全世界已經有141個國家無死刑(包括法律上仍有死刑,但已經16年不曾執行的韓國等,完全廢止死刑的有97國)。剩下58個國家仍允許死刑的,去年只21國有在執行。聽到這個,我感到很吃驚,台灣是仍在執行死刑的少數國家之一,我們常自誇是民主自由的現代化國家,但是在人權的議題上,卻是這麼的落後。

    另外一個令我感到訝異的是,美國還有33州有死刑,只有19州廢死,不過,還算安慰的是,其實真正執行的只有9州而已,處死的人數也很低。但是,只要還有執行,就表示還有繼續遊說的空間,相信人民有了充分的信息和認真思考之後,就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除了人們觀念的轉化外,更需要一些有眼光、有魄力的政治人物,不怕失去權利,願意勇敢地站出來登高一呼,讓廢死思潮更快地傳染開來。1981年法國的總統大選,候選人密特朗在電視上公開演說時,他說:「如果我當選,就會廢除死刑。」當時全國有65%的人是反對廢死的,但是他卻敢挑起這樣的議題,結果也順利地當選。密特朗上任後,果真信守承諾,確實廢除了死刑條文。到現在,法國廢死已經變成主流的思想了。

    可見,人的想法是會改變的,就像今晚現場來了幾位反對廢死的朋友,他們雖然和主講者有不同的立場,但是他們都認真地聆聽,結束時也舉手提問與分享,雙方都試著異中求同,想找到共同最好的嚮往。

    台灣雖然已簽訂國際人權兩公約,但在人權的落實卻很落伍,政府和民間,反對廢死的仍居多,但是只覺醒的人願意呼喚更多人覺醒,把理念傳出去,相信全世界廢死的司法正義終將有來到的一天。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 站長的話:

    國民黨政府殺氣重:法務部長曾勇夫上任後,在2010430日首次恢復停止4年多的死刑,槍決了4名死刑犯,隔年34日又執行第二波死刑,槍決5人,去年1221日執行第三波槍決6人,28個月以來,共有15名死刑犯被槍決。

    韓國16年不曾執行死刑,俄14年不曾執行死刑,緬甸20年不曾執行死刑,在國民黨政府眼中,臺灣人比韓國人、國人、緬甸人等都要惡性重大,國民黨政府的司法官比韓國、國、緬甸的司法官更不會冤判錯判,如此不謙虛的政府,不可能得到國際敬重!

上一篇:另類的「劫持」消費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乒乓球的長短吐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