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到「恐懼促銷術」這篇文章,想起昨晚Mia跟兩位朋友碰面,因為在討論鄭南榕影片種子計畫,所以,很自然地聊到台灣獨立的主題,我半途加入,跟他們打招呼,其中一位不解地說:台灣獨立,不是會斷了台灣的生路嗎?因為台灣是島國,必須依賴貿易才能生存。還有,台灣獨立,會激怒中共攻打我們。

    聽到時,有點驚訝,她比我年輕很多歲,怎麼還會被這一套老舊的理論恐嚇呢?這好像是我十幾年前念書時盛行的理論耶,台灣社會的軟體還沒更新?

    我說:沒有所謂「維持現狀」這樣的東西啊,蠶食鯨吞已經在發生,中共也從來不隱瞞要併吞台灣的企圖心,面對這樣一個對我們充滿敵意的國家,我們還要自欺欺人地活在和平偏安的假象嗎?

    重點是,我們本來就主權獨立了。我們有自己的領土、國防、司法、財政、人民,何況主權在民!當代文明的民主,不是「少數服從多數」的暴力,而是「多數由少數而來」的憲政契約。華人的封建邏輯卻是有中央才有地方,有巢才有卵,這種思維完全建立在軍事武力的野蠻:「人民的安危依賴中央的武力,不是依憑契約合同」。

    如果要說武力,中國也不可能是美國的對手;如果不要相信武力,那請凡事依照民主程序、還政於民,不要用選舉綁架人民,不要賦予公職人員偌大的權力,因為替別人做決定的權力太大了,誰也承擔不起。遇重大決定都應交付公投、每天都可以舉行公投。

    「是島國、依賴貿易就不能獨立」的理論也大有問題耶,照這個說法,在全球化的經濟體制下,有哪個國家能夠獨立呢?日本、菲律賓、冰島、英格蘭、新加坡算不算島國?依不依賴貿易?

    這位朋友如此年輕,就深深相信強權,相信台灣不能得罪中國,甚至,要在中國的恩給下才能生存,可見,不論是商品或政治都一樣,只要內心有恐懼,就會被綁架,就會乖乖地消費,就會買帳。而當我們畏伏強權相信國家相信人民就如同商品時,我們是不可能尊重人的,我們連最基本的尊重也做不到!

    想起了師對風水世家的評語,在華人社會中,大家對於同姓/同族/同鄉/同黨/同國這類的連結特別沉迷,正顯示了我們在社會生活中,是沒有安全感的,所以,要靠「我們都是中國人」,「我們都是自己人」,「我們是同鄉/同族姓/同黨的」來拉關係,然而,這樣的關係不問是非、不關心公義、沒有國際觀、沒有核心信仰,是以利益和安全感為出發點,而不是以靈魂、真心相連,造成整個社會不但價值淪喪,更缺乏了由內而外的真實力量。

    這是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到底誰在販賣恐懼,誰在替我們指出國王的新衣,需要明辨的智慧。而明辨的智慧,來自無偏無懼的中心線。

    再回想昨天的法談,看到我們最大的問題,是不會呼喚彼此的中心線。

    為什麼在觸境中,會不記得用整個身體來聽、來說?因為,根本沒有把自己看成法身,是法身,就不會有我、我所(用局部來聽、來說),真正的愛,是超越關係的,不可能還在對象裡面。

    為什麼會說,跟家人的觸境很難過關?

    我們誤以為自己都懂法了,只是觸境太強,當下做不到,其實,越困難的觸境,越需要中心線,說自己在某些觸境做不到,意思是,我總用歪歪的中心線去面對的,那學法要做什麼?不就是多些法義名詞,在包裝自己而已?

    「會」,包含懂和做,知道了,就一定做到了。呼喚出真心時,什麼技巧性的東西都不必說,因為,自然會去聞思,知即是行、劍及履及。沒做到,就是聞思不足,還沒有懂。

    有沒有把自己看成真心的化身?沒有把自己看成愛,就不可能有中心線啊。我們只能用真心對真心。如果沒有依著真心來尋伺,一切尋伺,都只是磨磚成鏡。

    先要有一心,才能尋伺,一心,就是超越我、我所,就是中心線,就是真心,就是最最最....。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恐懼促銷術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老天的淚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