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到一則11年前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導演摩爾在科倫拜校園事件(Columbine High School massacre)後,跟瑪麗蓮曼森(Marilyn Manson)(宗教右派最不喜歡的金屬搖滾歌手,保守派眼中離經叛道、反耶穌的超級鉅星)有場很精彩的對話。

     

    瑪麗蓮曼森:「在小時候,音樂是個逃避(escape),你放唱片,音樂不會對你的穿著大聲么喝,它會讓你心情變好。」

    瑪麗蓮曼森:「我能了解他們為什麼針對我,要公開指責我很容易,我畢竟是恐懼的象徵,我代表人們害怕的事務,我一向我行我素。」

    瑪麗蓮曼森:「這件悲劇的兩個副產品是娛樂暴力化與槍枝管制,它成為接下來大選的重點議題,於是我們忘記了白宮緋聞(柯林頓與李文斯基),忘記了總統在海外扔炸彈,而我卻是壞蛋,因為我唱搖滾樂曲,總統和我誰的影響大?」

    麥可摩爾 :「你知不知道案發(科倫拜事件)當天,美國發動科索沃戰爭最大空襲?」

    瑪麗蓮曼森:「我知道,我覺得很諷刺,(因為)沒人說『也許是總統影響的』,媒體不想那樣報導,造成恐懼。」

    「你看電視看新聞時,被灌輸恐懼,水災、愛滋、謀殺。」

    「緊接著就是汽車廣告,高露潔廣告,有口臭就沒人理,有青春痘女生就不上你,這是一場場為恐懼而消費的文宣活動("keep everyone afraid and they'll consume")。」

    麥可摩爾:「如果直接跟科倫拜學生或社區居民談談,你會對他們說什麼?」 “If you were to talk directly to the kids at Columbine or the people in that community, what would you say to them if they were here right now?

    瑪麗蓮曼森:「我一個字也不會對他們說,我會聆聽他們想說的,因為,那(聆聽他們)正是沒有人做的。」 “I wouldn't say a single word to them. I would listen to what they have to say, and that's what no one did.”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盡頭的那一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真心就是最最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