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已經忙了好多天,朋友又來訪,少不得的招待,心想,該如何度過這兩天呢?
    朋友剛做完心導管手術,這次前來,主要是來探望所有的好朋友,這也有一點無常的味道在裡面。
    讓我回想起已過逝多年的父親。爸爸在78歲的那年,咳嗽出血,去醫院檢察,我們刻意的不讓父親知道病情的嚴重性。但…….即使我們不講,我想,敏感的父親,也知道自己活不久了。所以,趁著住院治療前,由我陪伴著他北上,探視那些以義氣相交的老朋友。
    猶記得父親對朋友告別的話 (朋友並不知道父親的病情)
    父親由衷的對朋友說: 不要送啦! 就此告別,再見! 再見!
    雖然說者有意,聽者卻無心體會。我坐在車中,也是悲從中起。
    講義氣的父親,這一輩子,不偷不搶,不貪不瀆。
    曾多次聽父親講過,父親的一些同事,有很多都發了國難財,離開軍中,去享福了。
    父親任職空軍補給單位,油水特別多。但父親從未想過發財這回事。也沒想過油水這檔事。不逢迎拍馬的結果,只結交了一些講義氣的朋友。無法繼續升職而遣退。
    但事經多年後,事實證明了一切,擁有義氣知交的朋友,才是父親一生得到的真正財富啊!
    當父親重病階段,已經無法起身下床走路了。父親的好友,年近90,坐著輪椅,前來探病。父親躺臥著,老友屈膝坐在床尾,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往事,但…大多數的時候,都是相對無語的沉默著。我坐在客廳相陪伴,看到這一幅畫面,好想將它拍下來,這一幅無語的相對中,卻看到千言萬語的情感交流,在我的記憶中,是一幅永遠抹不去的詩篇啊!
    因為這些點滴鮮明的過去,也想讓我成全朋友的心願。雖然他只是小病纏身,但在無常之下,誰又能說的準呢!
    早上起床先做好定課,等朋友起床後,再準備簡單的早餐。與大家共享有限的生命時光。
    在靜坐中,想到昨日的對話。
    朋友的太太說: 公公已將近九十了,在外勞悉心的照顧下,我公公說,他感覺自己越來越好了,這樣下去,有可能會回到年輕的時候。所以我公公說,不需要花錢請外勞看顧了,幹嘛浪費這筆錢呢!不等太太講完,張根就插嘴了: 我那有罵爸爸啊!我們當子女的,怎會罵父親呢,妳的講話有問題耶!
    張根只是對老爸「威脅」說:如果辭退外勞,我們兄弟年紀都大了,根本無法照顧你,我們只好把你送到老人院去!
    他們兄弟,曾經為了照顧久病年邁的父親,大家都累壞了,無法持久的照顧。但老爸不接受外傭照顧,也不要去老人院,所以張根他們兄弟,就強制將父親送到老人院,為的是要讓頑固的父親,在老人院與外傭之間,做一個選擇。就這樣往返老人院兩次後,頑固的父親才接受外傭。現在已過多年了,父親竟然又提出節儉的想法,對於不缺錢用的家庭來說,讓張根很不滿,所以才又提出這種威脅的話,讓年邁的父親,打消這個奇怪的想法。
    用早餐後,小心的選擇政治話題,我想,核災絕對是不分藍綠的話題,用來提醒朋友,教育知識。
    也順便提醒朋友,不要再相信現在的媒體。如果臺灣發生六級地震,接近南部核電場,你們不要等廣播,等消息,趕快收拾行李,向中部疏散,我們要記取福島核災的教訓。政府絕對沒有能力在短時間疏散這麼多人。一定要自求多福。趕快跑!
    朋友問:要跑到多遠,才有用呢?
    一無:超過嘉義,才能稱為,比較安全的地方。
    像瘦肉精等等的問題,我就不能講,朋友早就被聯合報洗腦了,他們對瘦肉精進口的想法,完全與聯合報上登的理由一致。寧願犧牲這個區域,以換取經濟軍事的利益。
    我是不相信這樣的算盤。但也無法去說服朋友的固執。
    對一個領取退休俸生活的朋友來說,退休俸是國民黨的福利政策,我不支持自己的飯碗,我還能支持誰呢!
    很多領取退休俸的人,都有這樣奇怪的想法。這些都是以前在專制體制下,被教育出來的框框啊! 這不是民主,這絕對是專制政府的綁架手段。
    反過來說,我也是領取退休俸生活的人,我為什麼不跟大多數人,有相同的看法呢?
    因為,我接近了善知識,找到了心,體會過苦,不再站在一個既得利益者的角度,來看不公不義的事,這樣會侷限了我的生命,讓我白活一生。
    我學會用苦的角度來看世間,讓我的生命重組。
    我也願意回到佛陀的角度中,重新詮釋生命!
    我不相信,當年的佛陀,如果能夠重回人間,來看現代的世間,會認同現代傳統佛教對待世間的方式。絕對不會認同的。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啟動當責合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宗教行者的公民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