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國中小,「導師」是個讓人倍感壓力卻又不得不面對的工作,原因無他,新世代的孩子在價值觀、生活習慣、情緒表達等方面,真的不同於過往;導師兼顧學生課業與班級經營之外,還要處理師生或同儕間不定時的衝突,學校行政與家庭教育,又不一定是助力奧援,常常是焦頭爛額,甚至能量耗竭、身心俱疲。
    去年,因為即將屆齡退休,考慮到目前所帶班級的後續接任,跟校方申請辭去導師職務,經過行政人員與教師代表組成的教評會開會討論後,決議接受我的請辭,本班中途換導師。
    今天結束最後一節課,一回辦公室,教師會會長就迎面而來,說著「現在大家在討論導師的排序資格,你中途辭退導師的事情,又被拿來作文章,而且那位老師還是學校的『大老』,他要出來主持正義…,想來應是有些流言,讓他感覺委屈,情緒需要出口,又不知道如何幫他轉負為正,只能暫將疑惑放下。
    晚間,請問師,「如何最快速地達成憲政改革?」
    師明快地回答,「一人一票,投票零障礙,票票等值,這是最低限度的參政權。」
    當聽到「最低限度的參政權」的時候,突然有種「懂了」的感覺,霎時,內心清楚透徹,知道怎麼處理今天在學校發生的觸境。
    「學校的導師輪替辦法,無論怎麼修改,排序怎麼調整,總是有一批不適任老師永遠在辦法規範外,他們不但不用當導師,還常常需要導師來處理他們跟學生之間的衝突,這是校園裡的權利義務不對等,教職員勞逸不均,教師的工作量沒有上限,學生受教的品質就無從保障。」
    「學校就是社會的小小縮影,就如同台灣媒體、輿論的焦點,常是集中在民進黨表現如何如何,卻無視於台灣社會的真正問題,在於國民黨的黨國體制、侵權、黨產與選舉不公。」
    「如果真的要出面主持正義,學校的大老們要做的是訂定老師的工作量,啟動當責合同(accountability agreement),人人有責,票票等值,不再偏面要求部份教師概括承受不適任老師的一切責任與績效;大老們,要不要或敢不敢碰校園裡的不適任老師?針對勞逸不均、同酬不同工等打擊教師士氣的源頭,亟需建立高績效的當責合同、活絡行政管理與教學相長的氣血!」
    原來!這就是法的鏡頭!
    聽師開示「零障礙的票票等值」多次,從來沒有像今日般的覺受,法深深地烙印在心底,才知往昔無明,並沒有真正聽懂,對生命依舊無感,也不知道自己無感,生活中仍有著不通透的境界。
    今日,以困頓為觸媒,驀然開朗於師的呼喚,親身見證到法的神奇奧妙與因緣的深不可測!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佛陀樹下的翁山蘇姬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永遠抹不去的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