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出門,去參加追思禮拜,沁如的爺爺奶奶也在同一個墓園,所以,跟我、嫂嫂和姪子同行。

    路上,我們四人從姪子選校的考慮,聊到現在的就業大環境,我分享之前看到的英國《金融時報》的報導,台灣政府的產業西進中國政策,造成薪資停滯,去年,即使台灣經濟成長了1.3個百分比,但物價調整後的薪資下降了1.6個百分比,比2000年的薪資還要低,而整個亞洲地區,光2011年,平均薪資就上漲了5個百分比,工業化過程和出口導向都與台灣類似的南韓,自2000年起,物價調整後的薪資也上升了3個百分比。

    我感嘆說,政府不斷用政策在討好財團、資方,還騙我們國際經濟不景氣,以合理化對勞工的壓榨,國內只要有在外求職的人都知道,不論哪個行業,現在的勞動條件都很糟糕,年輕人寧可選擇去中國求職,或去澳洲打工。

    嫂嫂和姪子都聽得很認真。

    沁如補充說,她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複合式餐飲店,應徵時,老闆都說得很好聽,但真正工作時,連勞健保都沒有,店裡除了她以外,都是大學生(而且,是在學校教書的老闆娘的學生!),雖然知道自己被壓榨,但為了要償還助學貸款,有經濟壓力,能賺就賺,不敢為自己爭取權益。

    我說:台灣人忙了半天,還是窮,而且還賠上健康,就是因為大家都不管資源分配,而資源分配,就是政治啊。我們從小被教導要乖乖,小孩子有耳無嘴,別管政治,所以,今天整個制度是不公不義的,也造成人人自肥同時也人人自危的自私氛圍,即使要踩在別人被剝削的痛苦上,也寧可無感、不肯放棄既得利益。

    其實,若勞工團結起來,爭取應有的權益,不但會改善整體就業狀況,也會幫助國家競爭力的向上提升,養活台灣社會的,絕對不是把成本都外部化的大企業大財團,而是每一個有能力消費的受薪階級。

    不過,都提這一些負面的,彷彿很沉重,我話題一轉,邀請大家519來聖脈聽楊斯棓醫生的演講,跟他們簡單介紹這位熱血青年的319鄉鎮,一人環台演講計劃》,我說:「雖然大環境很悲觀,看到社會上還有很多這樣的人,想辦法貢獻自己的心力,就會覺得還是很有希望的。」

    順便問我姪子,知道519這一天在台灣歷史上,有什麼特別嗎?聽過519綠色行動嗎?大家都搖搖頭。宣布答案:519綠色行動是1980年代台灣人要求解嚴的政治運動,台灣是從1949519日,開始戒嚴的。

    上了車,跟沁如坐一起,再細問她辭職的原因,她說,老闆不願意多花點錢,買充足的設備和耗材,因為勞力成本是最好壓榨的,比如說,當客滿時,店裡的餐具是不夠的,外場人員必須一直去收餐盤回來洗給內場的人出餐,員工的時間和精力,就耗費在這種地方。這彷彿是台灣社會的縮影,處處為了蠅頭小利,踐踏人的尊嚴,這真的是一個不尊重人權的國家。

    除了剝削勞工以外,更令她無法忍受的是,老闆娘的親朋好友來了,會要求要插隊,有一次,老闆娘就把要給某桌客人的餐點,直截攔截去給她朋友,客人抗議了,老闆娘還來找她興師問罪。

    搞關係、玩特權,不就是黨國文化的特色嗎?其實,身邊朋友不論是在藝術圈、教育界、出版業...,也不論私人或公家機關,就是充斥著這種文化,逼走了好人才。

    沁如深表贊同,不過,她說自己也不算是好人才啦。我說,先不管「好不好」,妳是一個真的想把事情做好、很認真的人,不是嗎?她點頭。那就對了啊,在這樣扭曲的環境裡,想做事的人根本無從發揮,不想做事、只想要鞏固權力、保住飯碗的人,卻佔住一堆職位和利益。

    今天和她的談話,感覺跟之前很不一樣,以前,我總是習慣建議她好好做定課,培養正向的能量,但今天,透過台灣社會整體的狀況來切入,感覺自己更入她的心,因為,我終於理解她所面臨的困難了。

    再讀一遍「有文明沒文化?」,現在更懂了:

    台灣有物質(經濟)的文明,缺乏普世價值實踐的精神文明,更缺乏主體性與尊重個人主權的文化。當統治者用黨產與選舉綁架選民,取得正當性,以權謀私後,臺灣就加速了失去靈魂的淺碟文化!人與人之間連結的只剩利益,不是靈魂,連法會功德大小與獻金多寡都有關!」

    這真的是台灣的痛處!而在這樣的社會中,呼喚彼此真正的嚮往,重新建構人與人之間的無關乎利益、只關乎靈魂的連結,是真正艱鉅、卻有意義的迫切工程。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上台「磨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如法的跟如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