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到板橋跟倩如見面,感覺好像已經很久很久沒見到她了。

    學校還好嗎?

    「老問題,而且問題越來越嚴重。」

    學校最大的問題,會是什麼?

    資源分配不公。

    在學校裡,學生是資源,老師也是資源。領導能力強的學生,熱心負責的任課老師,都是導師經營班級時最好的輔佐力量。

    「你們班的任課老師O不OK?」「你們班的學生,有幾個校長獎?議長獎?」這是七年級新接班時,老師們常有的問話。

    以升學為導向的,在學生七年級剛入學時,就開始以學生成績分班,而且是一屆比一屆明顯,越分越乾淨。就我記憶,三年前當導師的時候,只要把各班段考成績列出排名,以國文科為例,班平均最高90分,最低60分,班級間的差距可以到30分,那些是人情班、資優班,那些是普通班?一清二楚。

    那些擔任人情班、資優班的導師,學校會特別安排他們的班級任課老師,也會讓導師有選擇任課老師的特權,年復一年,學校裡的派系團體,就這樣慢慢成型。

    其實,成績分班、教師派系,這些不都是校園裡的老問題,打從我進入教育圈,到我離開學校,從來沒有變過。只是,這一次,我近距離地看著這個問題在逐漸成型:誰是誰的人馬,誰跟誰走得近,誰跟教務處的關係比較好,派系結構越來越突顯。

    現在的帶班,又要加上一個新的變數--新世代的學生。

    「自由開放的學生,跟戒嚴體制的校規,根本是格格不入。」「現在每一班都有常規問題,你沒有辦法再用傳統方式規範這些學生。」「十二年國教後,很多行政工作都是交給導師處理,導師的工作越來越多,超負荷,辦公室裡常可看到老師趴在桌上休息,連男老師都受不了。」

    倩如懷孕八個月,下星期就要請產前假(她提早一個月請假),學期才過一半,還有十週才結束,她的班級怎麼辦?

    「學校的處理方式,就是把我班上所有的任課老師找來開會,每人平均分攤天數,排到學期末吧!」「現在我在學校已經是很多人的眼中釘,因為我的請假,讓很多人下來輪導師,讓導師輪替排序大亂,說眼中釘是不太好聽,但是,真實的狀況就是這樣。」「我知道他們都在背後講我......,有一次,在走廊,跟某位大老擦身而過,他跟我說『你真勇敢』,我就跟他笑一笑,我沒多想。」

    這時,我也忍不住的說「你真勇敢!」這是真心話。

    「沒什麼!我只能用這個方式,凸顯這個制度的不合理。」「今天,為什麼那麼多人不想當導師,根源在資源分配不公,學校不去處理制度,反而是讓我去承擔所有的責任。」「我也知道一個班級常常換導師,對班級的穩定性會有很大的影響,但是,我覺得有需要把問題攤開來,讓學校來面對,所以我乾脆請假。」

    家長知道這個班級會常常換導師嗎?

    「他們知道啊!我有明說『我請假後,這個班接下來就交由學校處理,我不便過問,家長有任何意見,可以跟學校反應』。」「家長當然不願意班級常常換導師,可是,他們連打個電話到教務處抗議都不敢。」「我們的家長也被訓練得好乖喔!」

    說到這裡,倩如輕輕的笑了一笑,在她恬靜的笑容裡,有著挑戰體制的勇氣,有著一夫當關的沈穩,我深深的佩服。

    隔了好幾個月,再見倩如時,感覺她又成熟些,我很想知道她接下來的重心?

    「我想要搞清楚:當我擔任導師職務時,我可以做什麼事?」「我現在已經放掉體制的框架,整潔、秩序、作業、成績、班級競賽,那些我都不想管,我覺得那些都不是學生想要的,我現在的重心,是一對一的跟學生經營關係。」「我現在能利用的機會就是連絡簿,我會在連絡簿上很用心的跟他們說話。但這仍不夠,當我放掉體制框架後,習慣體制制約的學生,也可能失去學習重心,我需要為他們安排活動,找事情給他們做。」「就是要跟學生談公共議題,也是要一步步的引導。」

    我很佩服倩如,跟她談話時,真的可以感覺她已經超越體制、超越一般世間關係,她的心沈穩不動,她在找下一步,我相信她沒問題的。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甘裡又閣嘸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清明不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