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替文大教育系安排六小時的服務學習,課程主軸以公民意識結合定課,其實,就是把幾個熟悉的師資,整合起來--請徐亦甫解說華光社區,明月堂品嚐和果子,一心帶定課,最後針對華光社區設計議題讓同學分組討論,並上台輪流報告。

    跟同學約在東門捷運站三號出口集合,我先開場,問著現場18位學生,「有聽過華光社區嗎?」,居然只有一位同學舉手,沒關係,請同學用手機google近日有關華光社區的新聞,惡補行前教育。

    再次跟著亦甫走訪華光社區,在杭州南路53巷口,聽他親口談3月27日的抗爭行動(亦甫是現場總指揮)。

    「基本上,那天聲援的規模跟去年聲援王家差不多,有一兩百人,那天的警力,其實也跟我們估計的差不多;但是,我們的聲音出不來,或則是我們的聲音被掩沒了。」

    「為什麼華光的新聞被掩沒了,新聞媒體都在播報什麼?」

    「當天,十點鐘左右,馬英九總統正好在中正紀念堂接見馬紹爾總統,二十一響禮砲的聲音,掩蓋了抗爭的吶喊,同時又有南投六級地震,再加上賴素如的弊案,這幾則重大新聞輪流播報,華光的新聞就被壓縮了。」

    「其他的新聞台不播報,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民視也沒有播報華光?民視是親民進黨,民進黨其實是可以集中火力,好好把握這個新聞議題。」

    「華光社區的開發政策,是在(民國)95年的時候,也就是民進黨執政,扁政府時期,這是民進黨過去的政策,所以她現在不提。」

    「其實,當天的現場,我們可以看到很多記者,他們盡責的報導現場實況,但是,他們採訪的結果,不一定能夠播報或刊登。」

    「一則新聞能不能刊登,要看報老闆對這則新聞的態度立場,華光社區的議題太敏感了,因為這裡面牽涉了相當大的土地利益,自由時報的林榮三就不太喜歡華光社區的新聞被報導。」

    「為什麼?」

    林榮三在雙北市持有的土地,僅次於慈濟」,亦甫輕鬆的解釋,卻讓專心聽講的同學一陣嘩然,華光背後政商關係的密切,是他們難以想像的。

    「透過華光,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社會目前的媒體現象,也可以看到媒體壟斷的問題。」

    從「居住正義」談到「反媒體壟斷」,我佩服亦甫對重要議題的論述能力。

    現在的台灣,政商關係盤根錯節,國土危脆,公民宰制,華光社區的問題,不僅只是居民後續的安置,還有更重要的人權保障,華光的下一步在哪裡?

    「我們可以從兩公約著手.....」,我觀察一下現場的同學(包括我在內),感覺大家對兩公約的意義與內容很陌生,只能大概知道亦甫解說的內容,卻不清楚如何具體著手?

    離開53巷前,我把握機會,請問亦甫對3月27日抗爭行動的想法?

    「沒什麼想法,就是這樣。」
    「為什麼?」
    「社會運動就是這樣。」
    「悲觀嗎?」
    「不是悲觀,就是透過一次次的行動,厚植實力。」

    他淡淡的說,我只有更佩服,我相信他在社運的底子已經很深厚了。

    這次華光社區導覽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Candy Bird的塗鴉

    「華光社區的現況就像這張畫,這是居民的心聲。」
    「翹翹板的一邊咬著奶嘴體積龐大的怪物,是政府也是財團,它的腰間繫著怪手,隨時可以剷掉障礙物,口袋裡的鈔票亂亂飛。」
    「翹翹板的這一邊是個小女孩,澆著小小的幼苗。」
    「不管財團政府勢力多麼龐大,家(人權)永遠是最重要的,所以,翹翹板是傾向小女孩。」
    「華光雖然已經發生了那麼多事,很多人是冷漠的,所以,你看到壁畫的這一邊,很多人載著眼罩,轉身不看。」

    亦甫解說到「冷漠」時,我內心一震,相信現場的同學也有同感,冷漠是因為被無知蒙蔽!

    上午,將近三個小時,都是戶外走踏,同學應該腿酸身也累了,下午回到聖脈,請一心來帶屬於年輕人的身心淨化。

    現在的年輕人,對宗教對儀式是很排斥的,尤其是靜坐,一心會怎麼帶?

    果然,同學一走進聖脈,看到已經鋪好的坐墊,就已經有聲音了,「要靜坐啊?」

    「怎麼可能,你們年輕人,我怎麼可能要你們靜坐。」一心爽朗的笑聲,化解些許的狐疑與尷尬。
    「身體的肋骨在哪裡?肋骨裡面有那些器官?」
    「剛吃飽,身體的那裡最有感覺?」
    「胃在身體的那裡?腸在身體的那裡?用手摸摸看,有沒有感覺?」
    「腹部很重要喔!這是我們第二個腦,我們有很多情緒都隱藏在這裡。」

    就在一心帶著大家感覺身體各部位時,一位挺頑皮的同學喊著,「我沒有感覺耶!」

    「那是因為你屈膝,你的腿部沒有放鬆,所以感覺不到身體內部的感覺,你可以改成盤腿,腿放鬆了,身體的感覺就會變明顯。」

    一心輕鬆的口吻中,同學的注意力就這樣轉到感覺身體、感覺呼吸,不知不覺的。

    剛吃飽,馬上躺臥,胃會不太舒服,我們來做個動作,來,把腿抬高,這個動作,可以強化你的比目魚肌,可以修飾的小腿,如果你有蘿蔔腿的煩惱!」

    「吸氣、抬腳,呼氣、放腳,吸氣、抬腳,呼氣、放腳.....」

    看著大家就這樣依著口令,一步提一步放。

    終於躺下了,「把手放在肚子,感覺你的呼吸變深了...」,一心不過輕輕的一兩句話,鼾聲就出現了,同學在呼吸中入睡了。

    最後還有禮佛,一心會怎麼帶呢?好奇!

    「我們先來讓背部動一動,不然,身體躺久了,背部會有點僵僵的。」
    「還是跪坐的姿勢,然後,慢慢的俯身,讓上半身盡量貼住大腿,如果無法貼住大腿,你可以用個軟墊,讓身體有個依靠。」
    「有沒有感覺背部拉開了?」
    「翻掌,掌心朝上,翻掌的動作可以慢一點,感覺手腕手肘翻動的感覺,這個部位,我們很少運動到。」
    「雙手撐地,膝蓋離地,腳跟點地,現在是蹲的姿勢,如果蹲的時候,你的腳跟不能著地,也沒有關係,感覺一下,你的下背部在拉開。」
    「各位,你們是年輕人,請不要讓我為現在年輕人的體能操心!」
    「身體直立,雙手盡量往上拉,肩膀放鬆不要用力,用雙手把身體拉開,你在電腦前坐太久時,這個姿勢可以幫你放鬆身體......。」

    就這樣,一心把靜坐、經行、禮佛拆解開來,環繞著臥禪,四者配合得天衣無縫,靈活到令人佩服,我在旁邊看著、聽著、跟著、學著。

    最後的時段,以「華光社區--導覽前vs導覽後」為主,設計出幾個子題,先讓同學分組討論,並歡迎他們正反意見並陳,有話直說。

    「原本以為違建者只為了自身利益,不顧社會利益,自私的住在那裡。」
    「經過解說後,才認識這些住戶的背景,以及土地的故事,政府的暴力脅迫與居住者的無奈。」
    「合法的房屋裡,住著不合法的人,不合法的房屋裡,住著合法的人。」
    「政府濫用公權力,恣意的壓榨人民,卻忘記政府的權力是來自民意,就算真的贏了,那又如何?自欺欺人罷了!」
    「我們看到人民的無奈與支持者的付出與堅持,更看到青少年(學生)對社會運動的熱忱。」

    從各組報告分享的內容,可以感覺經過這次導覽,有助於同學重新審視對「違建戶(違法占用戶)」對「法院判決華光社區居民敗訴」的認識。

    雖然,同學的回應都很正面,但是,對我而言,總覺得激盪的火花還不夠,並沒有彰顯出華光議題的高度。已經到結束的時間,我卻還想再繼續,在徵求同意後,播放《0327華光社區強拆全記錄(下)》,讓同學體驗當天的聲援者如何被國家暴力所對待。

    終於,有同學拋出一個問題,「都更不好嗎?」

    「不是都更不好,是誰來決定都更?」

    在一片安靜下,我繼續說「請讓我自己決定,好嗎?」

    「我的家,我的現在跟我的未來,請讓我自己決定;我的社區,讓社區的每一份子共同決定,我們一起討論,正反意見並陳,一起承擔討論後的結果。」
    「請不要由政府跟財團決定我的現在跟我的未來,他們聯手變更地目,我的家就沒有了。」
    「我要的很簡單,請讓我自己決定,我會對自己負責,請尊重我的意見,我不是壞人,我只是跟你的想法不一樣而已。」
    「我相信我們大家要的只是這個,我們都很單純,我們只是要尊嚴,要尊重。」

    話講到這裡,才感覺今天的課程有個完整的結束。

    會後,同學和善地對我微笑道別,相信他們今天在聖脈有看到不同的視野,相信他們是帶著收穫離開的。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怕東怕西,流失先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連結土地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