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中午總經理室小曼結婚,補請幾位同事到國賓飯店吃自助餐。

    很久沒有吃自助餐了,因為平日的食量不大,以為自己不會有不知量的問題,所以對知量不以為意。

    歐式自助餐的誘惑真的很大,今天的菜色又跟以往大大不同,精美的小菜,從來沒有嚐過的,一小碟、一小碟呈現在眼前,不自覺地拿了起來。

    一小口、小口的品嚐,剛開始不同的美味,似乎是一種享受,漸漸地,味蕾已經不是那麼敏感,慾望卻像是一個深淵,身體的需要已經不是重點。

    相較於其他同事,我已經是吃得又慢又少,當下也沒有撐飽的感覺,以為這樣的吃還算知量,其實不然。晚上回家,看到桌上的飯菜,肚子似乎還有殘留,一點也沒有餓的感覺,這時才感覺有壓力。

    可是往昔的三餐習慣是看到了就吃,不是為需要而吃,更不是餓了才吃。

    就這樣,晚藥石用到最後才發現撐飽了。

    跟太太說吃不下了,她一向的說法是「可以留的才留,不能留的要吃完。」

    勉強吃完那一塊豆皮,把芋頭糕留給明天做早藥石吧!

    這樣的無感,對身體果然是一種負擔。稍晚,就覺得小腹倦勤不上工了,做完定課就去睡了。

    一覺醒來,小腹的不舒服還在,接受這樣的不舒服,接受身體的無常,相信這樣的不適是身體在提醒,在引導我更知量。

    今天這樣的體驗,讓自己學到更謙虛。身體有很多器官,住著無數的眾生,只要沒有時時回到身體的感覺,沒有尊重身體的自主權,就不叫做知量。

    同樣的,面對每一個人,每一個獨立的個體,我們說每一句話,包括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也一定要做到完全的入流,這才叫尊重對方的自主權,才叫由衷,也才算是我們言行舉止的知量吧!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選校還是選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行走南橫的天龍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