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幾天,回哥嫂家,剛好,姪子學測成績結果揭曉,無法進入自己的第一志願──實踐食品營養系,如果他堅持念食品營養,就要去文化大學,但是,不知道應該選校還是選系?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我建議說,其實,大學生活最重要的部分,是建立人際網路以及培養和社會、甚至世界接軌的視野,大學,本來就不同於技職學校,主要目的,不是在培養專業技能,而是獨立思辨的能力,然而,很無奈地,台灣很多大學,還是把大學生當成高中、國中生在管,所以,選擇一個校風民主、學生主動性強、師長會鼓勵學生關心並參與公共事務的校園,比較重要。

    他的幾個選項中,有世新大學,我想起了之前一篇關於世新學生陳京萱的訪談,就寄給我姪子參考。

    財務金融學系的陳京萱原本跟一般的大學生原本沒有兩樣,但大四修了一門關於金融倫理的課程,接觸到壹傳媒交易案的新聞,感受到強大的衝擊,於是主動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並發起世新大學反媒體巨獸草根組織,透過一場又一場的校園講座,希望煽動所有世新人,勇敢成為世新的口,為言論自由發聲。

    今天,在臉書上看到陳京萱上傳的影片,是她在華光社區強制拆遷行動的現場拍的,其實,自從陳雲林事件引爆了野草莓學運開始,從樂生,國光石化,士林王家,反媒體壟斷,紹興社區,關廠工人臥軌,一直到今天的華光社區,如果,沒有這些青年們以血、以汗、以淚,來阻擋這座龐大無感的國家機器,那麼,弱勢者的聲音,會更加地微弱而短暫,而社會上絕大多數的人,將繼續活在美好的假象中,鎮日踩踏著成堆的屍骨,喝人血、噬人肉而不自知。

    陳京萱在影片旁留言:

    「有很多事情是不在場的人都無法體會的
    腳上一道道傷口倒是點醒了我
    我們的教育讓現在的學生成為不會思辨的考試機器
    我們的政府讓現在的警察成為不通情理的執法機器」

    我想起了《悲慘世界》的警長Javier。軍警的天職,真的是服從嗎?即使長官的命令是要你強暴人?當法律踐踏人權,你也說是依法行政嗎?這樣的服從和依法行政,跟納粹時代沒有兩樣

    回到我姪子的學校選擇,那晚,姨丈特別來電說要選逢甲,逢甲的學歷拿出去至少比較好看,還有,不要只顧興趣,要能夠養活自己。姨丈是台鐵退休員工,所以,他大概無法想像,在今天的台灣,一張大學文憑,不但不好看,更不好用,世代的壓榨,讓今天的年輕人,一出生就負債,好不容易賺了點錢,繳納的綜所稅裡,可能有六成要拿去付軍公教退休金,更別說,還有那處理不完的核廢料﹒

    上一個世代,以環境汙染、透支子孫未來為代價,所建立起來的社會秩序,我們還要繼續下去嗎?按照「大人們」的遊戲規則,青年根本沒有未來!

    陳京萱說:「學生們是社會未來的中流砥柱,因此現在所做的學生運動,都對未來會產生一些影響,而這些影響如果能夠讓社會變得更好,那現在做的這些就不會只是興趣或是工作,這些看似微小的舉動就會是一種理想,也許她現在的力氣還不夠大,但她會想辦法成長茁壯讓自己擁有更多更大的力量。」她也說:「學生運動不會干擾或影響到我的生活,因為這本來就是我們的生活方式。」

    最後,我想到,如果要追究「非法侵占土地,不當得利」,那麼,中華民國政府,才是最大的違建戶啊!要驅離的,應該是這個把台灣當提款機的外來政權,而不是早就居住在此的人民吧。

    走在台北大安區,會看到好幾座在花博前、為了「台北好好看」而冒出的假公園,建商配合政策、清除廢棄建物、舖片草皮,花低廉成本就換得一成容積獎勵,據估計,這些申請案送出的容積獎勵共計二萬多坪,若以每坪60萬元計算,市府等於送給建商、地主120億元。重大建設經費由全民埋單,但不動產增值、容積增加的利潤幾乎都進了建商及地主的口袋,等於是把「公共財」轉送為「私產」。

    歷史社會學家Charles Tilly說,對人民而言,現代國家的起源,是一種「不請自來的強制勒索保護費集團」(racketeering),形容此時台灣的處境,真是再貼切不過。

    去年林家被拆的畫面,猶然歷歷在目,不到一年,又來一個華光社區,歷史一個又一個重演,學生們以青春當肉身盾牌,警察摑民眾巴掌國家,是不是不請自來的暴力?



    延伸閱讀:

    http://newtalk.tw/news/2013/03/28/34994.html

    http://www.isunaffairs.com/?p=15689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生命不可忍受的萬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歐式自助餐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