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週二話劇《老總統在的話》落幕後,有人覺得外省老伯的鄉音不易辨識,遂將當時的錄影加上字幕,並將原本定位為梵行饒益的劇本導向義饒益。拜剪輯之賜,得以從外身的眼睛看內身,雖然看與被看都是同一個人。 發現最引起自己注意的,仍是頭頂上僅剩的幾根毛髮,雖然那早已是不可逆轉的事實,雖然同樣的畫面也不知看過幾回,但看到時的感覺卻仍是些許遺憾。很顯然的,我對自己身體的抱怨遠多於感恩,我仍受限於社會的價值觀,我對美醜的相還有抓取。 反覆倒帶、一次又一次地觀看。不過這一次,在心裡面稍微提醒了自己:再看的時候,請用六度的眼睛看,看劇中人的認真、由衷、單純、謙虛、主動與浪漫。 第一次看見一如那兼容並蓄的神情,首次聽見中豪那韻味十足的台語,頭一回發現宥娟認真做事的美感。當然,這也是第一次認識自己還有許多尚未開發的潛力,往後的生命似有著無限的可能。 雖然,每個人的一生中,都會遭遇各式各樣不如意的事,也經常需要面對醜小鴨的自己,但學法的好處就是鏡頭可以隨時轉換,劇本可以隨時改編,更可以在吃NG以後,仍然開心地重新起步。 字幕處理完畢時已近午夜,心裡面只有分享出去的喜樂與信心,至於頭頂上稀疏的毛髮,似乎已不再那麼地重要。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那一年的家庭餐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佛陀樹下的翁山蘇姬